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周翔 ABO 淡香

- OOC、BUG什麼的請注意
- 互相喜歡,但想待在職業圈而不願被標記的周翔
- 小明明我有點對不起你 (?)
- 沒有前傳也沒有後續
- 雖然是ABO但沒肉哦, 是ABO但沒肉哦,沒肉哦 ((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 請用輕鬆的心情閱讀


都可以請向下拉

=======================================
「這裡就剩我們幾個,裡面也沒有人是Omega吧?」
「對啊,會不會是清潔大媽換了別種清潔劑而已?」
「說起來隊長的鼻子真靈,我什麼都沒嗅到啊。」
「小明明你就算了吧,即使一樣是Alpha,你跟隊長也不是同級的好嗎?」
「你說什麼!」


周澤楷最近總覺得周遭泛著一陣花香,於是有天禁不住在午餐時詢問自家可靠的隊員們。而在杜明、呂泊遠跟吳啟等人打打鬧鬧的期間,孫翔一言不發的離開了餐桌,也沒有人留意到他略帶生硬的動作。

因為他很清楚周澤楷所說的花香就是自己的信息素。


社會上對第二性別的差別歧視已經沒有從前的大,戰隊也沒要求隊員公開自己第二性別。孫翔原以為只要每天噴上中和劑和定時吃抑制劑便能瞞天過海,不過他並沒有想過周澤楷嗅覺居然會如此靈敏。

孫翔的發情期向來準時而且持續時間短,在越雲和嘉世時也是吃個藥,蓋個被子睡三天就好,沒想到來到輪迴後居然會突然變得不準時。


「還好現在是假期。」

用簡訊通知江波濤自己身體不適,想拿幾天病假後,孫翔找來最厚的被子把自己團成一團後決定什麼都不再想。

雖然他心裡一隅清楚明白發情期不準時的原因是什麼,但他不願承認。


而那天周澤楷跟江波濤從拍攝廣告的場地回到宿舍後,才意識到事情有點不對勁。杜明的表情很奇怪,眼神有點混濁,嘴裡也嚷著有種很甜的味道。

周澤楷這是發現那原本只是若有若無的花香變得清晰起來,江波濤跟其他人是Beta,自然不受任何影響。


香氣帶著孤高而凜冽的氣息,像是察覺到什麼似的,周澤楷反射性的看向了孫翔房間的方向。同一時間,杜明也看向那邊,而且有種想要衝過去的意圖。心裡一沉,周澤楷雙眉一皺,一道沉香木的味道猛然擴散,杜明也因此而顯得清醒了一點。

就著這空檔,周澤楷取過江波濤從管理員那邊拿到的後備匙,深呼吸了一口氣才打開了房門。


滲出房外的味道不算很濃,顯然孫翔有在門板上噴滿了中和劑。不過進到房間後的一室花香還是讓周澤楷一瞬間有點站不住,很努力才壓下差點想要爆發而出的信息素。

知道自己一直朝思暮想的人是Omega,而且還正在發情。對於Alpha而言,沒有什麼比這更考驗定力的了。


「隊長……」

因為發情期的不適,孫翔的聲音顯得虛弱,讓周澤楷心頭一軟,不禁伸出手,想要抱住躲在被團中的那個人。可在他坐到床緣時,孫翔明顯地向後一退。


退縮的反應讓周澤楷有點受傷和失落,他是喜歡孫翔,但不代表對方也喜歡自己。

孫翔雖然看不見周澤楷的表情,但也猜了個七八成,他不是呆子,自己知道對方的感情。可他卻一直假裝看不見,這點也讓孫翔很是內疚。自己還有想要奮鬥的目標,目前還不能停下,但是他並不討厭周澤楷。


「現在,暫時還不行。」

深呼吸一口氣,孫翔連人帶被子的靠上周澤楷的身上,感受著他身上淡淡的木質香。而周澤楷也終於真正確認孫翔的信息素了。孤高而凜冽,宛若寒風中盛開的,不屈紅梅香。

周澤楷在孫翔的頸側落下一吻,他散發出信息素包圍了孫翔,沉香木的味道不刺鼻,醇厚但沉實,舒緩了孫翔發情期的不適。然後靜靜陪著,直到對方入睡,剩下一室溫潤的淡香。


-END-
全職高手 | 留言:0 | 引用:0 |
<<韓葉 這個位置留給我 | 主頁 | 韓葉 ABO 孕夫事記>>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