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韓葉] 還求什麼 (下)

- 利申: 作者還沒有看完本篇
- OOC、BUG什麼的請注意
- 韓隊請讓我嫁你 ((你走開



都可以請點繼續閱讀



葉秋看著跟他同坐一桌的兩人,突然覺得胃好痛。昨天接到葉修的電話,還以為他終於想開了願意回家,卻沒想到會是眼下的情況。

「如你所見,老韓是哥的情人。」

低聲讓葉修別鬧,韓文清向葉秋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對於為什麼葉修要在回家前先行跟弟弟見面,他雖然沒有任何頭緒卻沒有過問。正如葉修在榮耀中的指揮一樣,眼看宛如不合理的安排,但一切總有意義。

「所以,你想我怎樣做?」
「很簡單,確保哥跟老韓進得去就出得來唄。」
「那別打算去說服爸媽更好吧。」

葉秋的說話阻止了想警告葉修別再鬧的韓文清,雖然他聽說過葉修的家裡很複雜,可畢竟是家人,怎麼會對自己的孩子做出類似於禁錮的行為呢?可聽葉秋的語氣,跟兄弟間的對話,卻又不像是說笑。

看著韓文清滿眼疑問,卻還是沒有插話,葉修在桌下輕握戀人的手以示沒事,由他決定回去的那一瞬間起,他就知道要跟對方好好說明。

「不說服老頭子也行,哥只是想要跟他們說而已。」

葉秋雖然驚訝但終究還是沒反對,葉修是怎樣的一個人他這個弟弟還不清楚嗎?深知自家哥哥決定了便不會再回頭,他還能說什麼?


「我決定了跟這個人一起生活。」

回到自己的家,葉修直視父母,什至連這十年間的去向都隻字不提,直接而且毫不猶豫的這樣說。如他所料,他的父親站了起來,臉上先是驚訝,然後結集了不解和憤怒,還有那刺眼的目光。

宛如看著怪物一般。

他母親則是不知所措的來回看著他們,而一旁的葉秋雖然想要幫忙,但看到他的眼神後還是決定先帶母親回房。葉秋一離開,他父親幾乎是咬牙切齒地開口,活像是用盡的理性才控制自己不在這裡破口大罵。

「我給你一個機會,你再說一次。」

言下之意,如果葉修裝傻,他還能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可他低估了兒子的執著。這也難怪,當年葉修離家出走,一走便是十年,他又怎知道這十年把葉修磨煉成一個怎樣的人呢。

葉修牽起韓文清的右手,直視父親的眼睛,不逃避也不退縮。韓文清跟他告白時也是如此,那一字一句也是反復思考,確定不會變改,才會牽起他的手說出口吧。

葉修其實早已把父母的反應猜個十之八九,接受老一派思想長大的父親是絕對不會接受他們的,而母親別說是接受了,大概聽到自己是個同性戀便已經嚇呆了吧。

「爸,我會跟他相伴到老。」

回到客廳的葉秋把這一句聽到清清楚楚,他從沒看過哥哥如此認真的眼神,一直對身邊的事無不關心,逆來順受的葉修,首次對自己的決定如此堅持,教葉秋打從心底裡承認了韓文清的存在。

可他們的父親什至連一句痛罵都沒有,直直的拉開了右手,在他意識到父親的行動之時,耳光就快落到葉修之上。眼看老人的手快要落到葉修之上,韓文清反射性的一拉,下一瞬就感到臉上火辣辣的痛。葉修也被驚呆了,韓文清就這樣硬生生吃了一記耳光,卻什麼都沒說。

「葉先生,我不求你承認我們,但葉修吃的苦已經夠多了。」

他緊握葉修那只在微微發抖的左手,眼神一暗,壓下了怒氣說道。葉修的父親被他散發的氣勢鎮住,剛才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兒子之上,這麼一看,才發現面前的青年的氣勢比他有過之而無不及。

「隨……隨便你們!秋,送客!」

葉秋在送他們兩人走出葉家時,為父親的行為向韓文清道歉,後者只是稍稍搖頭表示他不介意。乘車回飯店的路上,葉修一直看著窗外,就是沒看過韓文清一眼。見葉修下車時已經回復平常的神情,讓韓文清總算放心。走在離飯店不遠的小道上,葉修突然宛如耳語的吐出一句。

「老韓,抱歉啊,如果哥是女生的話,事情可能易辦多了。」

回頭一看,葉修只是淡淡的苦笑。隨即宛如沒事發生般邁開了腳步繼續前行。

「葉修。」
「老韓怎麼了?在大街突然笑起來會嚇倒別人的。」

他牽住了葉修的雙手,看著對方有點愕然的反應勾起了嘴角。

「我愛你。」

這麼一句把原本打算噴垃圾話的葉修堵得妥妥,可葉修還是沒有甩開他的手。韓文清是個認真得只會一直向前的男人,這一點在十年間都沒有改變過,他的說話都是再三思量才說出口的,所以葉修願意聽,聽他說出接下來的話語。

「我愛你的一切,包括你身為男人的這一事實。」

韓文清不會說他跟葉修一起,只是因為葉修剛好是個男人,不論是怎樣的葉修,他也愛著。愛噴垃圾話、喜歡抽菸、心髒而且嘲諷氣死人不償命,這都是葉修的一部份,哪又為什麼需要否定他是男人這個事實呢?

沒有一向的嘲諷跟垃圾話,葉修以一個擁抱回應他。眼前的男人認同他的一切,也算陪伴他走過了十年,有他在身邊的話,還求什麼呢?

「老韓啊,哥有你的話還求什麼。」


||FIN‧完||
全職高手 | 留言:0 | 引用:0 |
<<周翔 - 無題‧01 | 主頁 | [韓葉] 還求什麼 (上)>>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