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韓葉] 還求什麼 (上)

- 利申: 作者還沒有看完本篇
- OOC、BUG什麼的請注意

都可以請點繼續閱讀


葉修從沒試過如此緊張,那副似笑非笑的一貫神情僵硬起來,緊盯眼前他跟的韓家大門。韓文清看著戀人難得的弱勢,輕輕握著他的手心。


「誰都可以瞞唯獨家人不能。」

因為這一句,葉修同意了韓文清帶著他回家,向父母公開兩人的關係。

按下門鈴,葉修意外地發現韓文清的父母竟然一同在玄關迎接他們,他父親面容輪廓分明,不說話也是帶著一鼓威嚴,歷練使這份氣勢更在韓文清之上;母親雖然身材嬌小,但舉止溫婉,是典型的賢妻良母。如同他所想,韓家父子非常相似,幾近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只是韓文清的眼睛比較像母親,仔細看的話總會發現眼裡有一點柔光。

「爸、媽,這位葉修,我打算跟他一起生活。」
在客廳坐下後,韓文清一如他的作風,不繞圈子也不說廢話,直奔主題。

老韓好歹你也先問候一下嘛,這樣嚇自己的父母好嗎?

這舉反倒讓坐在他身旁的葉修不禁在心裡吐糟起來。當然,感受到韓文清的父親身後更是濃烈的氣氛後,只能把身板挻得更直。可是緊張感沒有持續多久,很快韓文清就被喊去書房進行「父子對話」了,離開前韓文清輕拍他的心,用眼神告訴他別擔心。


「你想清楚了?」
韓文清帶上房門後,他父親也直奔主題。曾聽妻子提及,甚少跟別人深交的兒子會偶爾提起這位叫葉修的年青人的事。只是從沒想過,他居然會把人帶回家,更向他殺坦承自己是同性戀。

「是的。」
韓文清不卑不亢的看著自己父親,語氣就像是陳述事實。他喜歡葉修,也清楚知道兩人要並肩而行的話,面前將會出現什麼困難,光是要得到周遭的人的祝福,已是天大的難題。不過比起得到祝福,韓文清更在乎父母的理解,他寧可告之父母,被揍一頓再趕出家門,也比隱瞞來得要好。

輕嘆一聲,有什麼人會比父母更了解自己的子女?妻子最常說的就是自己跟兒子根本如出一轍,比起說話,行動更快,而且從來就說一不二。如今一看,才發現他真的跟自己很像,固執、堅忍、只會向前邁進。



相比起書房內平靜的氣氛,還跟韓母留在客廳的葉修顯得坐立不安。看見桌上的茶杯半空,他伸手為兩人添茶。

「葉先生,我能夠問一件事嗎?」
「請說。」
「……為什麼是文清?」

之前韓文清的母親一直沒有發話,靜默了一下終於問了出口。與其說是質問,對方更像是疑問的語氣。葉修雙手握住茶杯,勾起一個苦笑。

「沒了老韓的話,我大概活不下去吧。」
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神情愈發柔和,葉修自顧自的說著。

「只有他一個,十年來我用盡方法都離不開。」

自他離家出走,為生活什麼苦也挨過,生離死別也沒少嘗。可是,不論他多少次想要放棄,只要看到韓文清還在榮耀,他就會不自覺再站起來。在初次意識到自己的感情時,也不停告訴自己,不要陷進去,可最終還是不成功。

他離不開韓文清,正如他離不開榮耀。


韓文清的母親正想要再說些什麼時,只見韓家父子步出書房。葉修立即走向戀人的身邊,帶點擔憂的看了一眼,韓文清什麼也沒說,只握緊他的手要他放心。這微小的動作沒逃過他父親的眼睛,跟妻子對視一眼,看來對方也是得到一個答案了。

他的兒子從來都不用他擔心,小至升學的選擇,大至成為職業電競選手,因為韓文清決定好就不會後悔。所以作為父母的他們,默默守望就好。

「文清,我們這些老一輩雖然理解,但要接受自己的兒子是同性戀還需要時間。」
「明白了。」
「但是,偶爾回來吃個飯吧,葉修也一起。」

原本還是垂下眼的兩人,聽到這一句立馬抬起頭,對視一眼露出了笑容。
「是。」


「老韓,手機借我一下,然後明天帶我去辦一副吧。」
離開了韓家後,兩人都沒有說話,默默的走向車子,直到坐上了副駕駛席,葉修才開口。雖然不解,但韓文清還是從口袋把手機掏出來遞了過去。葉修一笑,按著熟悉的號碼,在對方的的注視下等待接通。

「喂?」
「是我,明天你跟老頭子他們有空嗎?」
全職高手 | 留言:0 | 引用:0 |
<<[韓葉] 還求什麼 (下) | 主頁 | 韓葉 - 無題‧02>>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