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韓葉 - 無題‧01

- 利申: 我沒看過本篇
- 葉神是半只阿飄 (?
- 路人女(?)視點

都可以請點繼續閱讀


第一次見面,她就看到坐在他右肩的那個男人,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察覺到她的視線後用唇語說一句「你好。」

雖然自己偶爾也會看見那些停留於現世的靈魂,但不同於一身灰白,迷茫地徘徊的靈魂,那個男人的存在鮮明得很,那悠然的姿態什至讓人有種他天塌下來也不怕的自信,自信得欠揍。

所以她在當天,向著還是第一次見面的韓文清問:「韓先生,你有跟什麼人結仇嗎?」那個男人聽見他的問句,笑得幾乎要翻下來,但看到韓文清有點愕然的神情,一瞬間笑得溫柔,讓她理解了這一切。

「他」是韓文清之前的戀人。


不肯說出名字的他,每次總是不發一言,帶著笑意看著她跟韓文清,完全沒有自己成為一個特大電燈泡的自覺。只是很偶爾地,當她正愁著應該怎樣跟韓文清打開話匣子時,他會用唇語稍微提醒。

不憎恨我嗎?在你不在了的時候,跟你最愛的他一起。
「哥才沒那麼小氣唄,而且老韓也蠻喜歡你的,這樣不是正好嗎?」

一個寫字,一個回答。漸漸地,她跟他因為了同一個人連結起來。他教會了她如何令不擅言詞的韓文清露出笑容,卻不願多說自己的事。

那一天,韓文清單膝跪地,手上拿著一個小方盒。她哭了,他第一次,離開了那個專屬的位置,輕拍她的頭,明明應該沒有任何觸感的,但她還是覺得,這只手,好溫暖。

答應韓文清求婚的那一夜,那個男人出現在她家,她沒太大的驚慌,只是靜靜的看著他。仔細一看,才發現他已經不如第一次見面時,擁有鮮明的存在,近乎灰白的身影,只剩一雙眼睛還是黑得發亮。

「你發現了?」
點頭,所有話語只能卡在喉頭,無法說出一個字。
「別哭,哥只是要再向前走一步而已唄。不過啊,老韓就交給你了。」

他在笑,但笑得痛苦。這時她才明白,他一直守望著韓文清,明知道不論如何呼喊,他的聲音還是傳達不到,但還是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最愛之人的身上。

看著她不說話,哭得唏哩嘩啦的,他伸手,再一次輕拍她的頭,卻沒想過對方會「握住」他的手。零星的記憶飄進她的腦海,終於發現了某個名字,她二話不說,撥了個電話便衝出門。



她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全身大汗淋漓,而且手上好像拉著什麼。這是韓文清接到自己未婚妻的電話,趕到醫院門外看到的景象。

「怎麼了?」
「葉……葉修,葉修在這裡。」
「什麼?」

韓文清如雷轟頂,先不說從沒見過葉修的未婚妻,他幾年前跟葉修斷了聯絡後,自己曾發了瘋的四處尋找也找不到人。好不容易才放下他向前邁進,結識了她並打算組織家庭,現在葉修卻突然重新出現在他的生活中?

仿如著了魔般,他跟著未婚妻走進了醬院,在病房外發現自己無比熟悉的一張臉,不是葉修,是他的弟弟。葉秋看到韓文清,先是一愣,但也沒阻止他進去病房。


躺在病床上的葉修廋得過份,蒼白的臉色跟微弱的呼吸跟他既往的印象完全不一樣。韓文清什麼都沒說,只是坐在他身邊,牽起他蒼白的手,任何淚水滑下來。她輕輕的走到韓文清身邊,把他曾給她的小方盒放在雪白的床單上,對著還被她拉住,早已淚流滿面的葉修說:

「回去吧,我不是那個適合他的人。」

沒太多人看過韓文清笑,也沒人看過他哭,他給這兩個權利都留給了葉修,只有葉修一人,才完全擁有韓文清的一切。


「真是的,哥不回來就不行了嗎?」
沙啞的聲音在病房響起,她回以一笑,笑得燦爛。


完。

全職高手 | 留言:0 | 引用:0 |
<<[置頂] CWHK38 工商 | 主頁 | [真遙] FOR‧10>>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