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TOKIRES] 無題

沒什麼只是不小心被炸到了的梗
原噗請看: http://www.plurk.com/p/k8d6dc

- 中東不破伊達

都可以請點 繼續閱讀



熱鬧的酒館充斥著各種聲音,昏暗的火光跟外頭的天色構成紫醉金迷的世界。琥珀色的瞳孔帶著輕蔑,注視著燈光下狂歡的酒客,那些人只顧享受當下,卻沒想過世上有種人掙扎求存,只為再多活一秒。

「哥哥?時間到了。」
櫻色髮絲的少女輕喚,他回頭一笑,淡施脂粉的臉為他構成絕佳的偽裝,戴上面紗,深呼一口氣,他連瞬間換成女性的步姿。

對,他是裝成舞孃的男人,為的無他,只是多活一秒而已。

踏步、轉圈,在音樂的伴奏下起舞,他的舞姿不同於一般舞孃,動作有力而且俐落,毫不嬌媚,在酒客的眼中反而別有一番風味。隨著節奏漸快,他的舞步也加快起來,跳躍、展臂,薄紗的衣料在火光下透著曖昧的身體曲線。

酒客被他所吸引,紛紛擁到舞台跟前。不知道是誰開始的,把酒水濺到舞台之上,像是傳染般,更多的客人叫向來上好的酒潑向台中,濺上來的酒水把衣服下擺染深,而他還是沒有停步,用力踏著舞步。

一曲既終,他把妝點在頭上的紅花扔下台,就著早已微醺的酒客擠著去搶的空檔,他無聲地溜回後台,什至沒在舞台上鞠躬,一如他以往的表演。只是,他沒留意到,一雙夜藍的眸子由他踏上舞台的一瞬,便始終注視著他。


「哥哥,你會弄傷的。」
看著他使勁的擦著臉上的妝容,臉被擦得通紅,她立馬上前止住他的動作,不止一次聽過他用著動聽的低沉嗓音說過,他最討厭的是自己這張臉。原因她不敢問,也不曾問。因為他對她的恩情,跟他的過去一點關係都沒有。

感受到她輕輕的代自己擦走妝容,他閉上眼,回憶跟這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妹妹的一點一滴。父母的樣子他已經想不起了,只知道小時候家裡太窮,若不是酒館老闆買走了他,他的一家人肯定活不過那個月吧。

即使來到這座酒館後,被老闆發現他是男的,差點要當奴隸,但他在某程度上還是感謝老闆的。但他討厭這張臉、這頭金髮、這雙眼睛。因為它們,他不得不成了這種不男不女的身份活著;因為它們,他必須忍受著每夜那些酒客猥褻的目光。

「如果我更能幹就好了,那樣哥哥便能不用再為我而留下,你明明都已經贖身了。」
少女幽幽的說著,他為她付出太多了,可自己卻什麼沒能回報。

但她不知道的是,在他最絕望的時候,拯救他的是還是小女孩的她。
在他準備自殺之時,闖進來的她讓他不自覺的發出了一個單音,即使發現了他是一個男人,那孩子還是沒有改變,一如既往的敬愛他。所以為了她,他一定得活著,直到能為她贖身的那一天。


「客人,Kyoya已經贖身了,留在這裡是她個人意願,可不是你說買就買的。」
門外的聲爭吵聲打斷他們的對話,掛回面紗打開門,只見老闆正跟一個高大的男子快速的爭論著。男子聽到開門聲,快速的看了他一眼,無視了老闆的阻止,向他前來。深知門外的燈光太亮,可能會暴露他是男人這點,他向後退了一步,打算站回昏暗的房間之內。

「別躲,我早就發現你是男的了。」
低沉磁性的男音讓他身體猛然一僵,沒能移動,男子一直走到他跟前才停下,輕輕取走他的面紗,並留下了這麼一句。那一句就如轟頂雷,讓他動彈不得,只能看著男子的面容。深刻的輪廓,夜藍的雙眼,眼內是胸有成竹的自信。

「只要你願意跟著我,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給你。」
男子在他的手烙下一吻,那是不容拒絕的氣息,可又帶著寵溺。那個人一定看穿了吧?自己其實只是想要一個活下去的理由而已,所以才會執著於他,讓他可以任性。

他回握男人的手,露出久違的一個微笑,輕吻男子的唇角。
就讓他任性一次吧。
乙女向 | 留言:0 | 引用:0 |
<<[真遙] FOR‧08 | 主頁 | [真遙] FOR‧07>>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