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真遙] FOR‧07

特務PARO
- 遙、渚跟怜是諜報課,真琴跟澟是行動組
- 人物代號是代表物,遙>>海豚,真琴>>虎鯨,澟>>大白鯊


都可以請點 繼續閱讀



周遭滿佈硝煙與血的氣味,即使是再輕微的動作,腹部的傷口都痛得讓他快要昏過去。
真琴知道,自己已經失血過多了,再過不久便會進去休克的狀態,
咬緊牙關強忍痛楚,他稍稍挪動身體,喚住了對四周警戒中的澟。
「這個,替我交給遙吧。」

「不准死,你還有說話要跟那傢伙說的吧?」
澟隱約感覺到不安,因為真琴的這番話總有種樂意接受死亡的感覺,
這跟以往抗拒死亡的反應實在是相差太大了。
可他還是收下了,但仍不忘補上一句,不准他擅自死去的說話。

真琴回應他的,是一抹笑。
然後就開始抬頭看著天空,背後澟撃退一個又一個敵人的槍聲愈發微弱,
意識漸行漸遠的時候,他終於督見那片掩蓋天空的黑影。
是組織的直昇機。

遙的預感沒有錯,當他們的直昇機終於趕到的時候,真琴已經傷得失去了意識。
按同樣受了重傷的澟的說法,曾接觸資料的就只有真琴一人,
在遭到伏擊之前,真琴就先一步把資料銷毀掉,連他也沒看到。

回到總部,兩人就立馬送進手術室,讓渚陪著趕來的江到另一邊等候後,
遙就不再說話,只是默默的看著手術室外的燈箱,冷靜得令人顛慄。
可是遙愈是冷靜,就讓怜愈發擔憂,卻又苦於無法讓遙開口。
寂靜在手術室外的蔓延著,誰都沒有說話,也沒有移動,
若不是因為呼吸而起伏的胸膛,看起來這裡只是個靜止了的畫面。

「怜,你先回去吧。」
良久,遙這麼說了一句,
他的語氣平淡得宛如是說著今天的天氣,而非在手術室外等待著。
而剛從病房趕過來澟的情緒被激起,甩開了江的攙扶,
不顧傷口裂開的風險,衝上前揪住了遙的衣領,把他整個人提起來。

「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要繼續逞強嗎?」

突然的舉動讓其他人反應不過來於是沒能阻止,
澟幾乎是嘶吼著,揪著遙的領子就是一陣猛搖,
他劇烈的動作讓傷處抽痛起來,只好抓著遙的領子喘著氣。

「那我該怎麼辦……」
當江正想要前去勸說時,看到遙抬起臉的瞬間愣住了,
遙沒有哭,但那空洞、眼睛沒有焦距的表情,她從沒看過,
那是像人偶一樣、宛如丟失了靈魂的表情。

「笨蛋,你的這裡,不是最清楚明白了嗎?」
澟不怒反笑,放開手輕敲遙的左胸,
遙感受到,在那裡有什麼在抽痛著。

噗通、噗通;
真琴、真琴。

其實遙的內心一隅澄明如鏡,每一下的心跳,都在呼喚著,
要是討厭,怎會默許兩人間的親密接觸?
要是不愛,又怎會心痛得快要無法呼吸?

「那傢伙要我把這個給你。」
在遙的手中放下一物,那是真琴在失去意識前,託付給他的耳釘,
黑暗中,耳釘之上的寶石發出幽幽的藍光,跟遙別於左耳的異常相似。
正在追問澟這只耳釘真琴是怎樣得來時,轉暗的燈光止住了他的問句,
手術室的燈熄滅,醫生推開了門,

「他的情況穩定下來了。」


||待續||
Free! 男子水泳部 | 留言:0 | 引用:0 |
<<[TOKIRES] 無題 | 主頁 | [真遙] FOR‧06>>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