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真遙] FOR‧05

特務PARO
- 遙、渚跟怜是諜報課,真琴跟澟是行動組
- 人物代號是代表物,遙>>海豚,真琴>>虎鯨,澟>>大白鯊


都可以請點 繼續閱讀


世界上最不了解你的,並非那麼素未謀面的人,而是自己。
往往在面對最為重要的事物時總是無法坦率,
在將要失去之際,才驚覺是無可取締。

「出動整個組就只是為了找一個人?這也太誇張了吧?」
「她曾經是組織裡的人,在十多年前失蹤了。」
「代號是九重,讀心能力研究人?」
「她失蹤時懷了孩子,遺失了的機密資料很有可能在那孩子身上。」

退出了會議室,澟有點訝異於真琴一直看著手上的資料,都快要盯出一個洞來了。
雖然出動整個行動組去尋找沒有任何描述的機密資料讓人摸不著頭腦,
但真琴的反常更為讓人在意,對於行動組而言,資料不過是一個紀錄而已,
可真琴卻是發現了什麼重點似的,緊盯著資料不放。
他在真琴的眼裡看到那幾近要瘋狂的火花。
那種眼神,他只看過一次,就在第一次跟遙和真琴進行共同任務的時候。

那是一個簡單的任務,潛入目標的大宅,癱瘓整個電腦系統後取得需要的資料。
正當所以人以為壓制了整個宅院,讓諜報班開始駭入電腦系統時,
倒在最近的敵人突然向諜報班開槍,離他最近的雖然遙側頭閃過,卻還是被子彈劃傷了臉旁。
下一瞬映入眼的,是純粹的暴力。

沒人想過一向冷靜自持的虎鯨竟然會如此瘋狂地痛毆開槍的敵人,
在場的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什至沒人反應到要阻止他。
直到遙開口阻止時,時間明明只過了幾秒,卻又如幾個世紀般長,
真琴終於停下,抬頭的一瞬間,澟看到了。
他眼內那只剩餘溫的星火,是足以毀壞一切的瘋狂。

再次看到那個眼神,讓澟直覺地感到有什麼將要發生,可卻又沒能看清。
「虎鯨。」
清冷的聲音由身後傳出,遙的出現實在太合時,澟對於那樣的真琴可說是束手無策。
使了個眼色,遙雖然沒有回應但他相信對方讀懂了他所想,
澟揮揮手,頭也不回的回去,走廊上只剩真琴跟遙兩人。

「遙,怎麼了?」
轉眼間,真琴已回復至平常的笑瞼,發現遙緊盯著他的雙眼不放,
雖然沒有什麼的理據,可遙就是覺得真琴想要隱瞞什麼。
「真的沒問題,是遙太過擔心了,我也差不多要跟澟出發了。」
「不要說謊,真琴。」
可對方回應他的,只是苦澀的微笑及輕吻而已。


「啪。」
快速而有力的鍵盤音驀然歇止,藏藍髮絲的青年於文件堆中站起,
在眾人的視線下,快步走向大門,卻被外面拿著小山一樣高的文件的部下給「請」回來。
眼看對方沒有退讓的意思,他還是接下了文件,回到自己的座位之上,
只是,敲鍵盤的聲音又再重了幾分。

「遙前輩果然是在生氣吧?」
看著遙重複這個循環已經好幾次的怜,不禁低聲向身旁的渚問著。
「嘛,小真這次好像真的是鐵了心不讓小遙亂跑呢。」
話題很快的被渚扯開,兩人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著,
雖然在聊天,可兩人的手卻沒有絲毫的停歇,持續地處理著比平日更多的情報。

每次真琴想要阻止遙亂跑,特別是跑到任務地點的時候,
總會有如魔術戲法般變出大量需要解碼的情報,讓整個諜報組忙得不可開交,
但事後卻會發現,真琴早已憑著他驚人的直覺得到了想要的資訊。

遙理解真琴是因為擔心他,所以才會有這種做法,
但明白歸明白,不代表他贊同,更何況這次的情報量比平常的要多上好幾倍,
也間接代表著真琴跟澟這次的行動的危險性更高。

想到這裡,遙就更是坐立難安,
要是沒有真琴的話,自己可能沒辦法生存下去吧?
部份原因當然是因為對方那無微不至的關心,
但更多的是,真琴已經成為他生活的其中一部份,
失去了他的話,自己也將不再完整。

好想見你。


||待續||

Free! 男子水泳部 | 留言:0 | 引用:0 |
<<[真遙] FOR‧06 | 主頁 | 各種完滿的歌王子Café 二戰>>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