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TOKIRES] 無題

- 純粹是發來作紀錄XD
- 參考噗: http://www.plurk.com/p/jcg8j2
- 點文為 黑化霧島司+霧島司+脫衣霧島司 X WENDA、辻魁斗 X SAN

都可以請點 繼續閱讀
1) 辻魁斗 X SAN

「辛苦你了。」

此起彼落的慰問句響起,意味著又一場的錄影完畢,
汗水由額上滑落,沾濕了貼在耳側的黑髮。
雖然已經練習過無數次,但他還是不習慣,自從成了CENTER後,
他才知道霧島君跟慎君是多厲害。
被寄予的厚望和對自己的要求成了重壓,他們到底是怎樣堅持的呢?

錄影廠外的尖叫聲,聽起來總是不真實的,
女生都在高聲呼喊喜歡的偶像的名字。
「魅斗!魅斗!」
一聲又一聲,他從來沒有這麼滿足過,
突然地,腦中出現一個人的臉孔,不知道為何,只是很想見她,向她道謝。

第一次見她,是在她幫忙打工的餐廳,
出道不久,人氣和知名度還沒另外兩位隊友高的他心生迷茫,
沒留意主廚兼招待的她已經走到身邊。

「客人,請問可以點餐了嗎…呃!?魅斗君!?」

被喊到自己的名字,他回過神來一看,
眼前的少女意識自己的失態,正慌張得手足無措,
與他眼神接觸後,更是羞得找菜單擋住自己的臉。
「噗哈……」
看來,自己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不濟嘛。

「欸?魅斗君?今天的錄影完了?」
熟悉的聲音響起,今天的她還是一如既往的,默默的支持著他。
因為有她,自己才能一直前行。
「笨蛋,當然了。」

「那要吃些什麼嗎?」
她領著他走進餐廳慣例留給他的包廂,而他喚住了她。
「喂!」
「魅斗君?」

謝謝你,謝謝你一直喜歡我。

===============================================

2) 黑化霧島司+霧島司+脫衣霧島司 X WENDA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
他是這麼相信的,但有時候,現實就是如此的殘酷。
欺詐、瞞騙、嘲諷。
在弱肉強食的這個世界中,它們從來沒有消失,
更何況是他正身處的這個演藝界。

「司先生?眉頭又皺起來了哦?」

纖細溫柔的指尖撫上他的臉,輕輕撫平他的眉間。
眼前的女性沒有藝人精緻的五官,也沒有模特兒傲人的身材,
但她有的,卻是前兩者也未必擁有,包容著他的胸襟。
有她在身邊的話,感覺自己無所不能。

有人說過受傷的野獸最為危險,現在她理解這一番說話了,
一旦被逼到絕境的話,再溫馴的動物的反擊也是非常危險的。
但再怎麼理解,周遭的景象還是令她震驚,
那些強行把她帶到這裡的男人如今正倒在地上,
而指使他們的,黑衣的女生正驚恐地看著距離自己臉旁不足一公分的拳頭。

「可以請妳住手了嗎?」
明明微笑,但眼底卻是冰冷的,沒有絲毫的笑意,
他就如換了一個人格般,以往溫文雅儒的形象都不見了。
在她跟前的,並不是什麼披星戴月的王子,
而是沾血也毫不動搖,披著羊皮的一匹狼!

絲毫沒有理會因恐懼而滑坐在地上的黑衣女生,
他扶起了被捲進私人恩怨中的她。

「司先生!你的手臂流血了!」
「只是小傷而已,沒事的,我先送你回去吧。」

真是個溫柔的人,明明是因為他,她才會遇上這麼可怕的事。
不但被來者不善的人恐嚇,而且還被擄走,但她卻更重視他多於自己,
他何德何能,能讓她付出這麼多呢?

「我......沒辦法為司先生做更多了,但至少,讓我先為你包紮傷口吧。」

輕嘆一口氣,他沒能敵過她的堅持,
解開扣子,他脫下了襯衣,平日被衣服掩蓋的是意外地精壯的體格,
胳膊上的傷口只是皮外傷,但教人震驚的,是小腹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疤。

「這是?」
「年少輕狂的錯。」

他苦笑,那是多久以前的事呢?
在滿溢著暴力、殺意、鮮血的環境下成長,
直到得到了這「男人的勳章」,失去了摯友,他才如夢初醒。
為了不再重蹈覆轍,他下定了決心不再使用暴力,
沒想到,這麼輕易又毀了自己的諾言。

看著他皺著眉苦笑,不知怎的她有種想哭的衝動,
她不知道司有著怎樣的過去,只知道他是一個盡全力奮鬥的人。
他的一雙肩承擔太多了,但他還是笑著,這讓她無比的心痛。

「為了守護而戰鬥,並不是錯誤,我是這樣想的。」

輕輕在他的額上留下一吻,她這樣說了。
直到許久後,他才意識到當時呆住了的自己是有多遲鈍。


==============================================

各位我已找數!!
歡迎下次再挑戰點文wwwww
乙女向 | 留言:0 | 引用:0 |
<<黑子only II 後記 | 主頁 | [真遙] FOR‧04>>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