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真遙] FOR‧04

- 特務PARO
- 遙、渚跟怜是諜報課,真琴跟澟是行動組
- 人物代號是代表物,遙>>海豚,真琴>>虎鯨,澟>>大白鯊


都可以請點 繼續閱讀



小孩子獨有的,未成型的聲音在哭喊,
眼前的血泊浸蝕倒下的一個個軀體,宛如血海。
在悲痛得將要瘋狂的瞬間,他立誓要手刃立於眼前的,茶髮綠眼的死神。
在讓孩子失去意識之際,真琴阻止了想要不留活口的部下,
揮手下令清理班處理現場,他抱起了昏迷不醒的身軀。

「孩子只要不沾血,都是無辜的。」

憑著這一句,真琴讓向來不留活口為旨組織無話可說,
但代價是,他將會成床千千萬萬個孩子發誓手刃的對象。
他的笑容溫和絢爛,手卻沾滿鮮血,但他不悔。


真琴從來不需要後悔當天加入組織的決定,
因為哪怕是父母,也沒有發現到真正的真琴。
他看似比同齡的孩子都要成熟,但那也只是因為有著比自己年幼的弟妹而已,
真正的真琴,其實是個纖細敏感的人。

發現到這點的,不是別人,正是遙,
所以對真琴而言,遙已經不單是「特別」的存在了,
發現並包容他所有的,「唯一」的存在。
由那個時候起,他便渴求著遙,與其說是遙缺了真琴就沒法與他人交流,
不如說,是真琴將自己的存在價值定位為遙跟別人之間的連繫。


反覆的接吻、喘息,他就如不安的野獸,想要把遙吞食殆盡,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真琴就像突然清醒般,把遙推開。
「抱歉,遙……我、我還是先走了……」
一直不做任何會讓遙有機會討厭的事,他們的關係止於擁抱,
現在卻不自覺的吻了對方,一定會讓遙討厭自己吧。

「別走。」

熟悉的背影僵了一下,但還是沒有回頭,
這讓遙愈法好奇對方現在到底是怎樣的表情。
因為那是第一次,他主動出手挽留真琴,
他們之間一向都是真琴主動接近和退出,遙也一直覺得這樣的關係很好,
雖然他還沒明白自己的想法,但是他知道現在不留住真琴不行。

「遙,求你了,放手吧。」
即使輕如嘆息,真琴那從喉頭深處硬擠出來的聲音卻出賣了他,
他明白自己不可能在遙的身邊待一輩子,終有一天遙會離開,
所以他告訴自己,在一旁守望也是一種幸福,
明明在心裡渴求著,但為了不傷害對方而推開他。

「真琴的話……我不會討厭。」
遙的聲音是如此平淡,卻如魔咒一樣,把他緊緊拉住,讓他動彈不得。
內心焦躁不安的感覺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加速的心跳。


明明在腦中幻想了千萬遍,但真琴現在卻無比緊張,
他用顫抖的雙手,宛如對待瑰寶般捧住遙的臉,凝視著他的眼睛。
遙不自覺的閉上眼,在對方的手心蹭了蹭,微微的撒嬌。
這雙手上,充滿了細小的傷痕與厚繭,
明明粗糙不已,但更是最為溫暖的一雙手,
願意永遠守護他的一雙手。


「遙,喜歡你。」
「嗯,我知道。」


幽藍的月色之下,他們緊緊相擁,傳遞彼此的體溫與心跳,
噗通、噗通,聽著真琴稍微加快的心跳,遙笑了,
不明白的話,順著自己的心走就好了。

||待續||
Free! 男子水泳部 | 留言:0 | 引用:0 |
<<[TOKIRES] 無題 | 主頁 | [真遙] FOR‧03>>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