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真遙] FOR‧02

- 特務PARO
- 遙、渚跟怜是諜報課,真琴跟澟是行動組
- 人物代號是代表物,遙>>海豚,真琴>>虎鯨,澟>>大白鯊
- 江妹妹在組織的經營的正當醫院工作,不清楚澟的實際工作內容跟組織的事
- 因為真琴偶爾會暴走所以大家盡量不讓遙出任務
- 這篇是01的前傳

都可以請點 繼續閱讀



「遙。」

遙經常在想,他也許這一輩子也忘不了那天的真琴,
活像是對最珍貴的事物能夠失而復得,難以置信之餘,又生怕只是幻覺的眼神。
就這一個眼神,一聲的呼喚,留住了原本想要逃開的他。

那是在他接下這份工作後,在外地休假時遇上真琴的事。
沒能逃開的他,選擇了跟真琴坦白他獨自離開的原因,
即使知道不應該,但他更清楚,他沒辦法騙真琴。
並非因為真琴能輕易看出他在說謊,而是他沒辦法對真琴說謊,哪怕只是善意的謊言。

遙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一直跟祖母生活,這是認識他的人都知道的事,
一直以為父母是意外去世的遙,在祖母去世後,遙才發現真相。
根據祖母的日記,父親在二十多歲突然失蹤,在以為父親不在人世之時,
某天發現還在強褓中的他被放在自宅門口,強褓附著一張有著父親筆跡的字條,
只寫上他的生日、名字還有一句「遙就拜託你了」。

遙並非沒有尋找過自己母親的資訊,但是無論他如何努力,
始終還是找不到,那些資料就活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就在他想要放棄的時候,他意外地找到了機會,
這世上有很多不能對外公開的秘密工作,透過這些工作便能接觸更機密的資訊,
所以他毅然放下了一切,只為了得知所有的真相。

一聲不響的離開,他成了「不存於世之人」,接受工作之餘,一直尋找著資訊,
如是者過了五年,只是沒想到,都這麼多年了,自己還是沒辦法對真琴撒謊,
所以在聽到真琴用一如既往的聲音呼喚他時,他沒辦法移開腳步。

沒想到,真琴非但沒有勸他回去,更自動請纓就要幫忙,
他不明白嗎?一旦接下了這份工作,就回不去了。
更何況真琴是多溫柔的一個人,他比誰都要清楚,
要他放下家人、朋友,成為「不存於世」的存在,那是多麼的痛苦。

遙想要拒絕,沒錯,只要在這裡,現在就拒絕真琴的話,
他們之間就不會再有任何的牽連,真琴和他的家人就會很安全。
遙沒法忍受看到身邊的人受到傷害,當初獨自離開的原因也是因為這樣,
對於沒有父母的自己溫柔相待的叔叔阿姨;視他為另一個哥哥的蘭和蓮;
還有一直相伴在旁的真琴。

「遙。」

熟悉的嗓音打斷了遙的猶豫,抬頭看到的是對方難得一見的表情,
歛去一如既往的溫柔笑臉,真琴的表情都訴說著他的堅定,
他的眼裡,有著自己的倒影,但在更深處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光芒。

最後他還是敗陣下來,真琴永遠都知道他在想什麼,
也從來不會在決定好的事上退讓,在某程度上比他更適合這工作。
撥了一通電話,低聲說了幾句,組織的車便無聲的出現在附近的小巷裡,
打開全黑,連車窗也是看不透的房車車門,遙還是回頭這樣問了:

「準備好了嗎?現在的話,還有回頭的機會。」
「嗯,今後也會一直在你的身邊,遙。」

事後他才發現,那時距離他理解這種複雜的感情,還差一小段時間而已。


||待續||
Free! 男子水泳部 | 留言:0 | 引用:0 |
<<2013 火黑日 - 幸福 | 主頁 | [真遙] FOR‧01>>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