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和希] 陰陽師PARO 短篇

- 陰陽師大和 X 通靈體質響希
- 沒頭沒尾
- 都接受請按繼續閱讀


一男一女的身影出現在前往偏遠小村落的路上,女性不解的問著走在跟前的男性。

「寮長,雖說白虎與朱雀的氣息突然消失,但這種事無須你親自調查,請交給我們吧。」
「四聖獸其中之二不但離開各自鎮守的方位,還向相同地方聚集,你明白這意味著什麼嗎?」
「難不成是…」

女性的聲音但突然而至的吵鬧聲打斷,不遠處出現類似於生贄儀式的隊伍,
男子只是稍稍看了一眼,便用眼神示意女性。

「都這個時代了,居然還有生贄儀式?」混在人群之中,女性禁不住小聲的問。
「你們是剛剛回來的吧?最近村子發生土地神作崇,為了平息,只好獻祭了。」
身旁的村民不以為然的這樣答到,聽及此,男子也只是稍微皺眉。

最後隊伍穿過森林,來到半山腰的神社,這時兩人才看清被半拖半拉出來的生贄,並非巫女,雖然略為男生木相,但生贄確實是位少年。少年看起來被灌過某種藥物,意識模糊不清,只能略略反抗,卻還是被拖上祭壇。

走在隊伍最前的老人,先是唸唸有詞,然後說著請求土地神平靜下來之類的說話,但男子的眼神卻只專注於少年身上。老人的演講結束後,便接過身旁遞上的武士刀,走到少年跟前,大喊著並揮刀而下 —

「土地神啊!我們向你獻上這純結的靈魂——」

在武士刀將要沒入少年身軀之際,瞬間出現的雷電讓武士刀被彈開並一分為二;呼嘯而至的火焰包圍了整個神社,活像是神靈落下的懲罰一般。村民們都驚叫著,卻由無法逃出散發踏高熱的火圈,只能擠在一起。

祭壇上的老人更是自身難保,伴隨雷電現身的白色巨虎正向他咆哮著,眼看就要被巨虎咬碎,一把男聲響起 —

「白虎,停下來。」

一直隱沒在人群的烏衣男子無視烈焰,步上祭壇,停在巨虎之前。
抱起了昏迷著的少年,把手覆上他的臉上半晌,少年的意識漸漸清晰起來。

「白色的老虎和朱色的鳥…?」
「哦?沒現身的朱雀你也能看到啊,真有趣。名字?」
「響希…久世響希。」
「響希嗎?你以後便跟隨我吧。」

沒有理會村民的目光,男子抱起少年便邁開腳步。老人的嗓音由身後傳出,男子稍一停步,連頭都沒回。

「大人請留步!生贄被帶走了那土地神作崇怎麼辦?」
「土地神作崇?連白虎跟朱雀所選的的神子都敢殺你們還怕什麼?」
「那請問大人尊姓大名?小的想要報答…」

話音未落,男子彈指之間,老人便被藍炎所包圍,瞬間化成灰燼。

「峰津院大和。」

在平安時代,最顯赫有名的陰陽師家族有安倍一族及賀茂一族,但兩族極其量只能說是作為人民崇拜對象的「表」,真正掌握實權的「裡」,正是比兩者擁有更長歷史,更要強大而神秘的家族卻是峰津院一族。現任的當家,更是以年僅十七歲之齡擔任陰陽寮頭領,實力可說是深不可測。

峰津院大和,他正是在歷史的簾幕後推動世界前進並維持其平衝的人。


=================================================================


穿著白衣的嬌小身影獨自停留在河邊,明明是很愛孩子歡迎的地方,現在卻只有他一人。
雖然不清楚原因是什麼,但那孩子明白,周圍的人都在害怕自己,
但那孩子不知道的是,能力是雙向的,在他看到的同時,也會讓非人之物知悉他的存在。
正因為如此,那孩子成為各種異物的目標,身上亦難不免帶有異物的氣息,
先不說大人們,對於特別敏感的孩子們,會抗拒異物的氣息是理所當然的。
漸漸的,他被被視為惡魔之子,父母親對他視而不見,旁人將所發生的不幸歸咎於他。


「我的名字,還有它的意義嗎?還會有人這樣呼喚我嗎?」

不只一次,他這樣問自己,但回答他的,都是無聲的寂靜而已。


對於身邊的人們,他早已不抱有任何的希望,明明覺得自己死了會更好,
但不知怎的,每次想要尋死之時,總是有聲音要他活下去。

「是誰?」

無論呼喊多少次,那個聲音還是沒有回應,直到那天的來臨,他才明白一直呼喚他的是誰。
那天的事發生得並不突然,土地神的作崇已經持續了好一段時間,
他也早預料到會有這樣的事,儘管一直想要一死了之,但愈發響亮的聲音讓他反抗起來,
被灌下的藥物弄得失去意識時,他好像看見了白與紅的光。

黑暗中明明什麼都看不見,但他卻沒有絲毫恐懼,因為那道聲音一直回響著。

- 不要死。
- 不要放棄。

一直以來的疑問正要脫出口之際,伴隨著白與紅的光暈,一陣溫暖覆上他的臉。

張開眼睛時,銀髮玄衣的男子正看著他,雖然是初次見面,但總覺得這個人很熟悉,
但在下一秒,注意力便被男子身後的白色巨虎及天上的紅色大烏奪走。
「白色的老虎和朱色的鳥…?」
跟那兩個光暈的感覺很相像呢。

「哦?沒現身的朱雀你也能看到啊,真有趣。名字?」
明明眼前的男子帶著饒有興致的神情看著他,
但不知怎的,他總覺得對方是在不滿,什至覺得他是在內心咂嘴。
「響希…久世響希。」

清醒過來後,知道自己不但被帶到京都,更成為了裡‧陰陽寮的一份子著實讓他心裡一驚,
在一位自稱為迫真琴的女性解說下,他明白了自己的能力,得知了一切的真相。
簡單直接說的話,日本一直都受到非人之物的侵占,而能與之對抗的只有八百萬神明的力量,
自己則是被四聖獸中的白虎與朱雀所選中,擁有強大力量,被喻為神子的人。

在豪華日式建築物中,響希特別喜歡那個庭園,
乍看之下雜草叢生,但只要細心留意,所種植的一草一木都會依序盛放。
在聽及庭園是寮長親手培植時,響希不禁認同,那個人的話,絕對會這樣呢。
明明只見過面一次,但響希莫明的了解他。
不荀言笑,事事認真,雖然看起來唯我獨尊,但卻要比任何人來得更溫柔和細心。

想著想著,響希沒留意自己笑了起來。

「在笑什麼?響希。」
一說曹操,曹操就到,銀髮玄衣男人蹲下身子,注視著他的眼睛說著。
在聽到名字時,響希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已經是多少年了?沒人有呼喚他名字的日子。
即使到了這裡,但是大家還是只視他為神子,連較為相熟的真琴而只喚他為「久世君」。

人們都只看到他的力量,從來都沒有注視著久世響希這個人。
毫無預警的,多年來一直壓抑的悲傷再也忍不住,淚水簌簌而下。
在男子唸出自己的名字的瞬間,它的意義重新回來了。

響希(Hibiki),也可以寫作「響」,
有交流,迴響的聲音之意。
自己的聲音終於有人傾聽了,終於不是一個人了呢。


=================================================================


你有願望嗎?若是為了願望,你可以捨棄一切嗎?
即使別人罵你自私、責怪你都毫不在意?就算沒有人理解你真正的願望亦不在乎嗎?

響希的生活並沒有因為到了陰陽寮而變得輕鬆,
反而還了讓他學習控制聖獸的力量,大和經常帶著他一起出任務,
與一般陰陽寮不同,裡‧陰陽寮所接手的,都是各種不能公開,又或是特別棘手的事件。

例如這次,是到鄰村解決多名村被吸食精氣而死一事,
死去的村民都是在睡夢中死去,樣子安詳但死狀活像是被吸乾的樹木一樣,
更棘手的是,事件牽涉到當地一位貴族,這名貴族與村裡一名少女相戀,
在少女不幸身故,才開始出現事件。

看著跪倒在一旁,像是孩童般嚎啕大哭的貴族,響希輕輕的嘆息。
為了再目睹死去情人的臉容,貴族利用夢喰,竊取別人的夢,
明知道夢喰竊夢等同吸食對象的精氣,但卻無法放手,這也是人類的執迷不悟嗎?

「夢終究是夢,結束便應該清醒。」
「那大和呢?沒有夢想嗎?」
「怎可能,我有的只是目標。」
「也對呢,大和一直都看著前方。但是我有夢想啊,
 我想要跟重要的人一起前行,直到最後。
 這樣很傻吧?明明知道他不可能會把我放在心上。」

響希的聲音愈來愈小,最後只留下宛如囈語的話語飄散在風中。
察覺到大和沒有回話,響希心裡慌了起來,該不會被發現了吧?

但大和看到的,卻跟響希完全不一樣。
活像是感受到寂寞的兔子般,響希頭上仿佛出了一雙低垂的兔耳,
讓大和首次有揉眼看看這是不是幻覺的衝動,但相比這個,另一件事更吸引他的視線。
響希的耳朵,不是說那幻覺,是真正的耳朵,現在紅得發燙,
在意識自己的行動到前,手便已經伸了出去,像是細心呵護花朵般,輕柔的撫摸著。

在被大和碰到的一瞬,響希確實嚇了一跳,
別說如此親密的接觸,一起生活的這段時間他們連一般的身體接觸都沒有。
正如真琴所說,神子受到聖獸所守護,若是謬然接近,可不是受傷就能了事的,
更何況大和不但擁有著與響希同等的力量,那更是來自異邦的力量,讓牠們強烈的警戒起來,
當然,響希也感受到體內的白虎與朱雀正在噪動著,但他還尺努力的壓下這鼓噪動。

「沒事的。」
默唸著,雖說不想讓大和受傷是主因,但更多的是,他不想讓這件事完結,
注意力被白虎與朱雀吸引的那一瞬,他沒發現頭上愈發擴大的臉和氣息,
直到冰涼的嘴唇覆上他的,他才真正注意到,大和眼裡的笑意。

宛如蜻蜓點水,冰涼的觸感只在他唇上停留片刻。
但泛起的漣漪又何止那麼一點?

「選擇我吧,響希。」


=================================================================


人的一生總是在作出各種各樣的選擇,有時候容易,有時候困難,
在最後關頭的只能擇其一的選擇,人們稱之為抉擇。
他一直在觀看著,人類的選擇,並看著隨之而生的可能性,

自那天跟隨大和出任務後,響希開始變得很奇怪,
經常神不守舍外,還偶爾感覺到他體內的白虎跟朱雀在噪動,但只持續了一小段時間。
即使問他本人,響希還是三緘其口,既然問不出原因,又對於他們沒太大的影響,
真琴沒有再度追問下去,只叮嚀響希要多加留意。

聰明如真琴,又怎會不明白響希狀態不佳的原因?
再怎麼說,真琴也是位女性,再加上多年跟隨在大和身邊的所培養的觀察力,
響希的異常就到底也是在迷惑而已,對於內心真正想法的迷惑。
不過,讓響希煩惱一下,再得出真正的答案也不是一件壞事吧,
更何況只要身邊有響希,大和的神情便會放鬆柔和多,這也是不失為一件好事,
就讓這樣的輕鬆平常日子先暫時持續一下子吧。

還以為這樣的時光可以一直持續下去,但那天早已經無聲的到達。
審判日,人類經歷災難般的七天後,迎接結局的一天;
北極星,管理世界因果的唯一存在,
讓非人之物考驗人類有否繼續存在的價值,也是大和一直對抗的真正目標。

北極星手下的北斗七星,每個都有其特性,而且遠比響希等人想像中要強得多,
不得不借助龍脈的力量,才能讓局勢不至於一面倒。
身旁的同伴一個個倒下,但大和還是一直看向前方,
響希明白的,大和並不是毫無感覺,只是為了前進,他不得不把一切都放上自己的肩上。

想要好好的陪在他身旁,成為支持他的存在,只要大和還在的話,身處那裡也不是問題。
響希沒有發現,他已經發現了之前一直找不到的答案,他在打從心底選擇了守護大和,
愈發膨漲的想法、愈趨堅定的意志,讓響希的力量不斷的變強,
續漸的壓制著最強的瑤光,雖然不知道響希是從哪裡突然得到如此強大的力量,
但響希的積極,卻燃起了大家的希望。

正當大家滿懷希望之際,響希卻突然倒下了,失去了龍脈的保護,不少人煙滅在瑤光的攻擊中,
及時被大和保護的真琴這才想起,響希與大和不同,他並非從少受訓,以接受龍脈力量的人,
而是在機源巧合之下,成為神子,繼而被龍所選中的。
雖然跟隨大和這段時間學會了如何控制,但剛剛這麼強大的輸出卻非一朝一夕能承受的,
強行的使用龍脈力量,後果是身體會面臨崩潰。

大和的臉還是沒有任何表情,但在被真琴抱起上半身的響希眼中,那卻是異常絕望的神情。
其他大和都知道吧,龍脈的事情,但為了世界,大和選擇了什麼,他不是最清楚的嗎?
所以他也選擇了,把笑容留給大和。

「抱歉呢,大和,沒能陪你走到最後。」


響希雖然闔上了眼,但臉上還是掛著淡淡的笑意。

大和周遭的空氣突然改變了,若說大和往日都帶著咄咄逼人的氣勢的話,
那現在的,可說是置人於死地的刺骨氣息,
藍與紅的烈焰還在燃燒著,一道道閃電落在大和身邊但他還是視之為無物。
本應無法與刻耳柏洛斯共存的白虎跟朱雀出現在大和身後,發出貫徹天際的咆哮與嘶叫,
與其說是為了失去神子而暴走,倒不如說宛如代替大和的內心呼喊更為貼切,

「我要變強,創造一個實力主義的世界。」
在伴隨咆哮與嘶叫而併發的強光在之中,瑤光的軀體逐漸煙滅,只留下大和鏗鏘有力的一句。

莫名的,一直隱沒在黑暗的他有了這種感覺。
是嗎?這就是人類失去了最重要事物之時的反應嗎?
憤怒、悲傷、絕望,種種都是他曾見識過的負面感情,但在大和的身上,卻一種都感受不到。
那是明晃晃的憎恨,不是恨著某人,而是恨著自己的無力,恨著人類的弱小。
這種超乎想像的感情讓人戰慄,不曾為任何事物停駐過的他,首次對人類產生了興趣,
讓代表著黑暗的大和與代表著光明的響希兩人,決定再下一個世界也不錯呢。


- 那就再來一次吧,這次能相守到最後嗎?

「一定會,如同我的名字,我會讓希望響徹天際。」
某個聲音如此回答。
齒輪開始轉動了,這次迎接的,又是怎樣的世界呢?


|| 完‧Fin ||


||後記||

好吧只是我想打一點後感XD
想當初我只是被小星一句戳中想要打個短短的PARO就好
沒想到打著打著就接近五千字了XD

第一次寫這麼古風的文,用字很多都要比較考究,也算是個新挑戰XD
而在我心目中,古代的人對於「愛」並沒有那麼易說出口,所以響希跟大和也沒說XD
但我相信他們的心裡都明白的!! ((喂

不知道有沒有人猜到最後的視點是誰的呢?正確答案是Alcor
結局原本有想過是HE的,但我想讓它能接回去動畫,設定時間點大概是PARO >> 動畫
所以只好讓虐一下和希了 ((安啦動畫結局都回來了有什麼好怕

有沒有下篇什麼的我真的不知道XD
被什麼萌到了的話可能會有吧w

那這次就這樣囉w

DS2 惡魔倖存者 | 留言:0 | 引用:0 |
<<火黑 超短篇合集 | 主頁 | [和希] 無題超短篇>>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