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火黑 超短篇合集

- 大多為日常的突發奇想
- 屬性很看心情, 但會標明, 如雷可直接跳過
- 每篇之間沒關係, 可獨立觀看
- 歡迎留言及評論, 但不接受CP論謝謝
- 最後更新: 2013 / 9 / 8

都可以請點 繼續閱讀






下為按發表日期排序(舊>>新)



1) 29/3/2013
– 誠澟火 X 帝光黑

自認識黑子後,火神一直很好奇到底是黑子所說的,曾經討厭籃球是怎樣的感覺,直到現在,他才開始有少許的理解。

腦子明明很清楚的意識到自己是在作夢,但眼前的景象卻又無比真實,相似又不相同的街道,便利店上的宣傳海報,無一透露著他正身處在三年前的時光。好奇心使然,他嘗試跟附近的人交流,卻發現自己只能「看」著,別人都看不到他。

漫無目的的閒逛著,來到不熟悉的街頭籃球場,看到異常熟悉的水藍身影,抱著好奇心走過去想看一下對方的樣子時,才發現比認知中更瘦小的身軀正在抖擻,一串串的眼淚流下來,卻又不願哭出聲音。這種哭法,在腦海中跟他所認識的黑子的身影重疊起來,讓他無比心痛。

哪怕無法把話語傳達,他還是蹲下來,抱著那瘦小的身軀,在自己的身體緩緩淡出之際,在對方的早邊留了一句:

「不要放棄,你一定沒問題的。」




2) 8/4/2013
- 虐注意
- 火神死亡,黑子失憶前提
- 小量身世捏造

還記得當初黑子執意要跟火神一起到美國時,誰也攔不住,就只有跟他異常親密的嬤嬤單獨跟兩人聊了一會兒,三人從房間走出來時黑子明顯的紅了眼眶,但嬤嬤非但沒挽留,還制止了想要阻止兩人的黑子夫婦。而現在,當黑子跑出公寓時,也是誰也攔不住,沒人看過他有如此大的情緒波動,幾乎所有人也是呆滯著,沒能對事態反應過來,只有青峰一人,什麼也沒說,默默地跟在跌跌撞撞的黑子身後。

一直處於空白,感到違和的記憶湧上來的滋味快讓他站不住,但只有走在街道上,重現每一幕與火神大我共渡的片段,才能讓由左邊胸口傳來,與心跳同律的疼痛減輕。一起去的快餐店、打街籃的球場、看日落的公園、火神上班的消防站……終於來到嚴重燒毀,仍被封鎖的幼兒園,黑子閉上眼整個人動彈不得,讓最後一幕共渡的記憶浮現。

沒錯,三個月前他工作的幼兒園發生嚴重火災,為了讓孩子都逃出去,黑子留守到最後,被困在二樓的一角。在意識漸減之際聽到懷念聲音,即使火海也不夠這熟悉的懷抱的溫度熾熱。

再一次醒過來時,身邊盡時不認識的面孔讓他還是不適應了好一陣子,經診斷後估計是心因性失憶,雖然在日常生活慢慢地恢復,但總有些記憶是處於空白狀態。他也發現,自己動過什麼手術,左邊胸口留下一道疤痕,每當問及手術的細節,黃瀨與桃井總是三緘其口,只提及是換心手術,卻只口不提捐贈者。

一直到那天青峰大輝的出現,打破了原本微妙的平衡。他怒吼著你們到底想瞞哲瞞到何時,亦不顧兩人反對掏出一張照片交到黑子手上。除了自己,還有一個有著暗紅髮絲的青年,照片上的他們笑得燦爛,但他的身心卻如墜冰窟,伴隨與心跳同律的疼痛,一度消失的記憶終於開始重現……

他想起了火神大我跟他求婚時說的一句話:「用我的一生來愛你,把我的心交給你,與你相伴到最後。」
而他確切地做到了,他在火場保護了自己,把他的心留下來,與黑子相伴到最後。




3) 2/5/2013
- 黑子視點
- 火黑尚未交往, 算是火 < 黑

除了存在感薄弱外,黑子哲也還有一個特點。

他的感情不易顯露。


並非在學會了視線誘導後的習慣,而是先天的,父母在他孩提時代都沒發現的特點,但相應的,在承受強烈情感時,他會表現出異常地大的情緒波動。

小時候的他,看著別人說感人的電影,聽著朋友興奮的聊天,總是覺得自己格格不入,跟父母訴說,雙親也只是笑說哲也是個慢熱的孩子,從來都沒有好好的聊過,就只有祖母一人,細心的聆聽年幼的他的一字一句。

「沒問題的哦,總有一天,哲也會遇上一個能讓你明白這些感情的人。」
「總有一天是什麼時候呢?祖母?」
「就是 ……」


然而,現在他終於理解了,如同他的名字一般,火神大我這個人帶著宛如能灼傷人的溫度,令他終於感受到了 ……

「就是,當這裡跳得很快很快的時候哦。」

祖母把他的手覆上左邊胸口,沒錯,當心音不再正常的時候,他終於了解,這種難以言喻的陌生情感。



4) 8/9/2013
- 沒頭沒尾
- 角色可能崩壞?
- 黑子男氣全開 ((沒有

愛情也許不是兩個人的事情,但如果不是共同前進的話,和原地踏步的二人三足又有分別呢?

灼熱,卻又脆弱。他在火神大我的眼裡看到這種在昨日還是很陌生的情感。沒錯,由決定共同前進的時間起,他早知道火神是一個怎樣的人,外表粗枝大葉,但意外的細心、担率、溫柔,還有

脆弱。

那知肩,到底背負過多少的悲痛呢?跟父親相依為命,但因為其工作而聚少離多;難得遇上了冰室,卻又分離收場。若是沒有了籃球這心靈支柱,根本沒關係支持下來吧?

輕輕把對方擁入懷中,頭髮意外的柔順這點讓他不禁一笑,悄悄在對方耳邊留下一句:

「你不是一個人,以後都有我在。」

明顯的感覺到對方的身體重重的一震,肩窩傳來的濕意讓他收緊了環抱對方的雙手。就像當時火神為他所做的一樣,這次,就由他扶持著火神一起前進吧。

愛情也許不是兩個人的事,但也一定得互相行動少能踏出新的一步。




黑子的籃球 | 留言:0 | 引用:0 |
<<遲來很多的CWHK36後記 | 主頁 | [和希] 陰陽師PARO 短篇>>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