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板車] Undercover

- 背景捏造有
- 死亡FLAG有
- Undercover 意旨秘密;隱蔽的

都可以請點 繼續閱讀


Undercover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保護自己的面具,有人用笑容掩蓋悲傷,有人用冷漠掩蓋溫柔。 - 《 Undercover 》


Side Midorima

「真太郎,不要對別人溫柔,溫柔只會讓人有機可乘。」
「小真是個溫柔的人呢,因為我一直都有看著哦。」

猛然張開眼睛,綠間真太郎看清了四周的景色,才想起自己跑到醫院主大樓與分樓之間的中庭小睡,身後的這株山櫻剛剛長在兩座大樓之間,不知情的人由外面看過來不會發現這裡,構成了一個絕佳的空間,高尾第一次看見時還笑說這時屬於他們的「小天地」。

到底是多久了呢?已經很久沒有夢到孩提時代的事了,國中時期接受赤司高強度的訓練後,晚上基本上都是熟睡,高中後雖然身體早已適應籃球部的訓練,但也並非不曾做夢,但就宛如有什麼阻止他夢見那時候的事,而最近卻毫無原因的總是會夢到,就像「那個事物」消失了似的。

對於「那個事物」,綠間到現在還是茫無頭緒,每次好像快找到答案的時候,又覺得哪裡不對勁,這種對一切無能為力的挫折感讓他的心情莫名的煩躁起來,為擺脫這種焦燥感,他只能把自己投入工作之中,思及此,他稍稍皺眉後便大步走向主大樓。

「欸?綠間醫師,你已經可以復工了嗎?」

推開熟悉的玻璃門,房間內正進行清潔工作的大嬸先是一楞,然後一臉擔憂的問。綠間真太郎輕輕的點頭,然後一言不發的回到離開了兩天的坐位,埋頭於一堆堆病歷之中。對方的擔憂不無理由,畢竟綠間才剛剛經歷完車禍,即使只是受了輕傷,想必心裡也不好受,更何況,現在正於重症加護病房的是他的朋友?只是,這位向來以沉默應對一切的醫師依舊貫徹他沉默是金的作風,宛如什麼也沒發生過般如常生活。

綠間知道,周遭的人對自己的評價 - 雖然專業、醫術高明,為人冷淡又不溫柔。但他從來不奢求別人去理解他,生為綠間家的長子,父母親和他們的親朋好友自少就對自己抱有極高的期望,父母要他不要對別人溫柔,所以他待人接物都保留一絲的距離,正因為既然周遭的人都不可信,倒不如去相信虛無縹緲的事物,讓他慢慢相信星座占卜並把自己封閉起來。而他亦習慣了別人對他那份冷淡的回應,曾認為自己會一直孓然一身,又或許會聽從父母的話,跟相親的對象成家立室,反正他從沒有什麼是自己真心爭取過的,也不差這一方面。

一直到高尾和成這個人出現,被他所闖進的人生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綠間第一次覺得籃球是這麼快樂,希望可以跟秀德的同伴繼續打下去,為此,高中期間綠間對家裡要求過一次,他跪在父母面前請求兩人,他想繼續打籃球,而作為代價,他願意高中畢業後會報考醫科大學。

由家裡答應他的那一刻起,他便做好了一旦高中畢業便會跟隊友們分離的心理準備了,但高尾和成明明只是同一所高中的籃球隊隊友,但卻沒有從自己的身邊離開過,一直小真小真的叫著,更出乎意料的跟他一起考進了醫學院成了助護,讓前隊友們大跌眼鏡。

這個擁有「鷙之眼」的隊友總是可以輕易的看穿自己,並非只是打籃球時培養出的默契,有時候只需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高尾和成這個人便已經可能猜測到他的心思,雖然有點不甘心,但又好像有種被什麼滿足了的感覺,首次覺得自己可以摘下那副虛偽的面具也沒關係。

然而,愈跟高尾這個人相處,便愈發現其實對方根本沒摘下過面具,表面上跟自己不同,但本質上是一樣的吧?就正如他利用冷漠去阻止別人接近他一樣,愈是憤世嫉俗的人,愈能跟輕易地進出所有圈子而不染上任何顏色。

當綠間認真地打算跟他討論這問題時,與平日看起來輕挑開朗的樣子不同,高尾總是笑著避開話題,這慢慢地成為了兩人口角的原因,如果其他人的話倒沒什麼問題,但正因為對方是高尾,綠間覺得是對方發現了面具下的他,同樣地,他也希望能夠接觸真真正正的高尾和成。

然而,那個人現在卻躺在病床上,總是笑著的臉被氧氣罩蓋住了大半,那雙宛如雲英石般的眼睛還是緊閉著,這種了無生氣的樣子和高尾和成這個人根本就格格不入,每當看到這樣的他,綠間總是有種衝上去,揪住對方領子把他吼醒的衝動,但他能做的,就只有撇過頭,重新把自己投入工作之中。


高尾,別再睡了………


Side Takao

當高尾和成張開眼睛時,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的空間,那裡什麼都沒有,腦子昏昏沈沈的,什麼都想不起來。掙扎了半晌後他還是放棄,認命似的站起來,放眼看過去,兩側只有如底片般的影像,每一格的底片都放映著不同的片段,唯一的共通點是,所有的片段中都有他的存在。

他凝神觀看最接近自己的一個影像,黑與白的片段中只看到一輛放著大堆鐵管的貨車在斜坡上快速滑向下坡的路口,而剛從路口便利店走出來的是自己跟一個高大的男性身影……高尾猛然想起失去意識前的事,沒錯,他跟綠間下班途中遇上車禍了,當他看到撞過來的貨車上放著鐵管時,下意識就抱著對方,只想讓他不會受傷。

「對了,小真呢?」

四處張望,只希望對方平安無事,這時他才發現身旁站了一個黑衣人,雖然看不清楚對方的樣子,也聽不到對方的聲音,但他卻「聽」到了對方說的一字一句。

想去看看他嗎?
當然想。

就在這念頭冒出來時,周遭的景色驟然轉變,成了極為熟悉的,醫院裡的辦公室,看到綠間雖然身上還有不少傷口,但還能埋頭工作的樣子,他就覺得滿足了。轉身看向黑衣人,兩人都沒有說話,但卻知道對方會明白自己的想法。

已經可以了嗎?一旦離開了這裡就再也回不來了。
嗯,只要小真平安無事就好了。

跟綠間一起相處這麼長的一段時間,高尾早就了解到他們是同一種人,他們都掛著各自的面具,跟不想讓其他人發現真正的自己不同,綠間已經承擔得太多了,又倔強地不願讓身邊的人幫忙分擔,那至少,希望自己能笑著陪伴在他的身邊一同前進,自己寂寞也沒關係,只是……那種內心在隱隱作痛的感覺又是什麼?

真不懂你呢,一般人都會不死心地求我讓他們再活久點,你卻這麼坦然,那傢伙真的不知道上輩子修來什麼福,明明冷淡又不溫柔,但還有你在一直陪著他。

原本一臉平靜的走在黑衣人身後的高尾像是驚覺到什麼似的,高尾突然停下了腳步,小聲的說著。

「不是的……」
你說什麼?
「不是的……小真他……很溫柔……」

一滴淚落在地上,接著又一滴、兩滴、三滴。


Side 。。。?

黑衣人沒有阻止拔腿就跑的高尾,只是佇立在原地,一陣強風忽地吹過,把原本穩穩地扣在他頭上的兜帽吹開,男子有著一張與高尾一模一樣的臉,只是目光裡多了滄桑和成熟,還帶著一種陌生的情感。

「去吧,代替『我們』好好的去愛他。」

隨著這輕輕的一句,更多的「高尾和成」的身影浮現,目送著同樣的背影離開,然後轉身面對不知何時那群憑空出現在身後的人影,好像是安心了般安然地閉上眼,在強光中有如一縷縷輕煙般消失。在那一刻,就像是感覺到什麼似的,高尾邊哭邊跑,眼淚怎樣都止不住,仿如他利用笑容所堆疊而成的堤壩終於崩塌了,一直積壓的淚水便一發不可收拾。

小真他,一直都很溫柔,那個人雖然看起來很冷淡,但每天都會為長期留院的小孩準備幸福物,就是希望他們能早日康樂;在別人看不到的時候總時學習,想要救活更多的病人;每次當他患者失救,總會一個人躲起來哭……如果連我也離他而去的話,那個人一定連哭的機會都不會給自己,那樣的綠間真太郎,怎可能不算溫柔?

啊啊,終於明白了心痛的原因了,自己是愛著綠間,也渴望著被愛吧?就如他發現綠間真太郎被掩飾的溫柔一樣,對方也一定發現了吧,他那副小丑假面下的眼淚。

穿過人群,越過多個停留在醫院的靈魂,跑到那個屬於他們的「小天地」,綠間靠在那株山櫻旁,眼鏡反射的光讓人看不清神情,但高尾還是看到了,綠間臉頰掛著一串淚水……


「小真!」


像是聽到熟悉的呼喚,綠間猛然睜開眼,但回應他的只有口袋中正無聲地震動著的手機,低頭深呼吸,再抬起頭時已經回復一貫冷靜成熟的表情,但當他看到手機傳來的訊息時,原本的表情一瞬間消失殆盡,他轉身拔腿就跑,連手機掉落在地上也沒發現,手機的螢幕停留在剛被打開的訊息,漸漸暗起來螢幕上只有一行字 -


高尾先生醒來了。



||完‧FIN||



後記:

這篇我打得很痛!! ((喂
其實本來是想寫小真是個溫柔的人,沒錯,Undercover就是指小真被隱藏的溫柔
我心裡的小真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和哥的話就是留意到他這份溫柔的人w
沒頭沒腦的完了很對不起因為我有預感再寫下去就會成長篇的了
黑衣和哥是裝成死神先生(?)的平行世界的和哥,不知道有沒有人看懂呢?
雖然也想過讓不打最後的一句,但最終因為太痛了還是讓這篇HE
希望你們會喜歡
黑子的籃球 | 留言:0 | 引用:0 |
<<香港黑籃Only Winter Cup 2013後記 | 主頁 | [火黑] Till to the world's end 直到世界盡頭 - 0.3>>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