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火黑] Till to the world's end 直到世界盡頭 - 0.3

- 架空
- 這篇可能是個坑所以請不要期待
- 黃瀨在我手下真的沒啥形象
- 熟蛋出沒注意 (懂的懂


都可以請點 繼續閱讀



哪怕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只要不是零,我也不會放棄。 - 《 Till to the world's end 》


「你說有人在誠澟看到那個人是真的嗎?」

昏暗的房間只靠那點微弱的燭光照亮,映襯著那凝重得有如停滯的空氣,大圓桌周邊坐著的,都是這國家舉足輕重的大人物,然而,現在他們都眉頭深鎖、不發一言,讓身後的家臣緊張得全身僵硬。直到良久,一個極具威嚴的聲音終於打破死寂,伴隨他的問句,周遭響起一片微弱的議論聲。

「是千真萬確,花宮,你來報告一下。」
「是的,昨日派去搜索誠澟的小隊報告在突破結界後的戰鬥中,發現有跟通緝令具有相近描述的人,加上在結界再合上前撒退的士兵回報了那個人的特殊能力,相信無容置疑的就是那一位。」

在花宮的報告後,房間裡的議論漸大,誠澟與以往的反政府組織南轅北轍,他們有組織而且具一定的實力,在發現他們的興起後居然不能立馬剷除,除了多次派出搜索小隊也無功而還外,還讓他們犧牲了不少兵力,雖說這些士兵只是最低階的,但居然有人類能跟吸血鬼對抗,可說是聞所未聞。本來的誠澟便已經是個讓他們甚為頭痛的燙手山芋,想不到現在那個人居然會跟這組織扯上關係,這令事態愈發嚴峻了。

「請聽小人一言,現在不正是一個好機會嗎?反正誠澟是要被剿滅的,在那一位中途『被捲入事件而意外喪生』也是有機會的吧?」

看著那些在上位者爭論著應該由誰的部隊當先發去剿滅誠澟,花宮在黑暗中勾起令人心寒的冷笑,也許有些人會說這個方式不夠光明磊落,但正如他們本來就是屬於黑暗的子民,在權力的漩渦中從來都不需要光明磊落,只有夠心狠手辣的人,才能爬上高位。


0.3


海風捲起金髮青年的髮絲,琥珀色的眼睛有如看著虛空中某個一般人看不到的世界般,每當他沉思時,總會讓經過的女性發出各種讚美的嘆息,而當他回神看向這些女性,都會不自覺地勾起一個可說是耀眼奪目的笑容。忽然捲起的海風吹至,青年一躍,靈活的接過某位女性被捲走的遮陽帽後輕巧地落地,把帽子還給早已臉紅耳赤的女性,這一連串的動作極為帥氣俐落,讓人不禁嘆為觀止。

黃瀨涼太,這個「奇跡世代」中以帥氣外貌而聞名的貴族,不少吸血鬼被他對女性有禮、溫和謙遜的外在所影響,以為他只是個虛有其名的後天吸血鬼,但事實上,曾向他找碴而失敗而回的人都知道,黃瀨可是名符其實的,而且絕不好惹。但就在那些圍觀的女性轉過身的一瞬,金髮青年受到來自背後重重的一踢,整個人沒形象的向前倒下。

「黃瀨你這傢伙別給我偷懶啊!再來就揍你!」
「痛…你已經揍了啊笠松前輩…」
「有工作了,說是要剿滅誠澟,據說因為通緝令上那個人在,所以要盡快行動控制事態。那個人到底是什麼來歷,嚴重得要出動有『奇跡世代』在的隊伍……」

黃瀨聽到「通緝令上那個人」時不禁睜大了眼,但在下一瞬便收起驚訝的神色。一直沒有任何音訊的那個人,現在就身處於誠澟嗎?那當年他沒能得到的答案,這次能得到了嗎?想起那個淡藍色的身影,黃瀨像是決定什麼似的喊住了走在前面的笠松。

「啊?你要獨自潛入誠澟?」
「沒錯,前輩你想想,隊裡不是只有我能辦到嗎?而且與其謬然地衝進去,先調查清楚不是更好嗎?」

笠松低頭深思了一下,最終還是首肯,雖然黃瀨看起來多少有些輕挑的感覺,但始終是身經百戰,而且既然有「奇跡世代」之名,在戰略上也並非一竅不通。雖說不知道那些大臣為什麼要對一個組織趕盡殺絕,但刀劍交峰換來的除了成敗外,更多的是生命的消逝,可以的話,希望能把損失減至最輕,他就是為了這個原因才決定加入軍隊的。


「我相信著,兩個種族之間一定可以互相理解的,正如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他們那樣。」
「所以你寧可離開這裡也要尋找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是的。」
「哲也,那就讓我看看吧,你所期望的未來。」
「那、再見了,兄長……不,赤司君。」


沒錯,黑子這次醒過來時,發現自己早已滿臉淚水,夢裡所見的是決定離開前和那個人的對話,雖然曾經一度討厭自己的存在,但他還是相信著自己的信念,所以才決定離開「奇跡世代」,尋找吸血鬼跟人類共存的另一種可能性。才剛剛越過應該是被派來做看護,但卻睡著了的火神,走到門前,卻被人抓住了手腕。接過對方扔過來的斗蓬披上,兩個人一起走到營外,籍著柔和的月光,黑子看到在失去意識前被弄得一片狼藉的地區早已整理好,大概猜測自己至少已經睡了大半天。

「雖然聽監督說你是什麼『奇跡世代』,但也別一個人亂跑啊!」
「抱歉。」
「那些奇跡世代是吸血鬼的強者吧?到底有多強?現在的我跟他們打起來會怎樣?」
「會被秒殺。」

無視對方暴跳如雷的反應,黑子繼續說下去,本來就已經是天才的五人,雖然現在身在不同的軍隊中,但毫無疑問的,總有一個人會立於頂點,令人不解的是,火神非但沒有被嚇怕,反而露出了興奮的笑容,那個笑容很好像黑子的某個前隊友,思及此,他的眼神不禁黯然起來,沒有發現火神跟自己的距離愈來愈遠。


「咦?小黑子?」


突破聽到無比熟悉的腔調,黑子回過頭,雖然站在身後的人並非他所熟悉的,金髮澄眸的清爽形象,但這個異常親暱的腔調,就只有以前的隊友才能說出口,而且熟知對方能力的他,看到理應身處在神奈川的黃瀨出現在此,並未有太大的反應,應該說,早在昨日的事件中,他已經猜到再度遇上「奇跡世代」是早晚的事。

「黃瀨君,很久不見了,還有請容許我鄭重地拒絕你的邀請。」
「為什麼會知道我想說什麼?」
「黃瀨君的話,一定會邀我回去吧,但在那時候我已經決定了。」
「是嗎?……算了,我們來個打賭吧,如果誠澟可以勝過海常的話,我就相信小黑子的話吧。」

正想說下去時,黃瀨像是察覺到什麼,飛快地把身影隱入黑暗中,只留下了這麼一句,黑子回過頭,發現迎面而來的是一面凝重的火神,看來對方也發現黃瀨了。

「剛剛的,就是奇跡世代?」
「是的。」
「真強啊!讓我的幹勁都燒起來,我決定要打敗他們全部人。」
「現在的你一個人是不能打敗他們的,但我也決定了,我會幫助你的。」

黑子勾起一個微笑,一個人不行的話就兩個人吧,既然他已經找到了這可能性,就不能夠放棄。只要有火神的話,他相信總有一天能把信念傳達給那個人的,但現在首要的是……

「火神君,可以帶我去監督那邊嗎?」
「為什麼?」
「因為海常應該已經發現我們了。」


||待‧續||

黑子的籃球 | 留言:0 | 引用:0 |
<<[板車] Undercover | 主頁 | [火黑] Till to the world's end 直到世界盡頭 - 0.2>>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