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火黑] 只是一個噩夢而已

- 火黑正在唸大學,已在交往設定
- 黑子內心戲為主
- 黑子愛哭 (被加速傳球砸中
- 火神戲份少 (被流星灌籃砸死
- 火黑火合本文組預選作品, 但我沒中選所以就公開囉 XD


如果都OK請看下去w





只是一個噩夢而已

黑子哲也睡覺時很少會做夢,應該說即使有做夢,他醒過來後也不會記起。但最近他總是在做一個夢,如果是平日的話,他大概只會一笑置之,絲毫不受影響,但正因為處於這個時間,夢的內容才更令他感到不安。

那個火神大我消失了的夢。

在夢裡,火神和他度過了各式和樣的時間,一起打籃球的、去海邊的、在雪夜下擁吻的…但無論有多快樂,火神總是有如一縷空氣般突然消失,剩下他一人獨自徬徨。夢境到這裡便結束,每次黑子睜開眼時,都發現自己滿臉淚水,身體有如失溫般冰冷。

木吉鐵平曾笑言黑子和火神的相處模式有如老夫老妻,平日的小吵小鬧只是關心對方的一種方式,他們不承認也不否認,到這次真正第一次吵架時黑子才明白自己比想像中更在乎戀人。面對大學畢業後的出路,正因為知道自己跟職籃無緣,便更應該好好考慮,莫名地湧出來的壓力已經讓他應接不暇,上星期得知火神為了他而打算婉拒美國一隊職業球隊邀請時,也許是妒嫉或還是氣對方不懂得珍惜,令他把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面對他那突如其來的無理怒火,理應生氣的火神卻只是耐心的聽著,偶爾握緊又鬆開拳頭,待他冷靜後平靜的留下一句:「我遲些時間再來。」

然而這個「遲些」卻無限期地延長著,直到現在為止經已整整一星期,火神大我卻連一通來電也沒有,前天終於下決心道歉的黑子卻發現電話根本打不通,又礙於不同學系沒辦法在大學裡找到對方,最後特地到火神家打算堵人才發現對方根本沒有回去。

深明他們早就不再是年青時天天需要見面的高中生,但正因為自高中畢業確認雙方心意以來,火神大我不曾猶如消失般離開過,這下子讓黑子真的慌了。坦白說,他早就明白兩個男人之間的愛情可謂沒有什麼未來可言,不公開關係便沒辦法理所當然的走在一起;一旦公開便要面對社會上各樣的指責和歧視,雖然如此,但他從沒想過結局也許會是火神大我的退出和消失。

常說獨自一人會胡思亂想可能是正確的,壓在黑子心頭的謎團讓他這幾天根本沒辦法集中精神,就算睡著了也因為夢見同個夢而驚醒,他開始感到異常的不安,到底為什麼火神沒有回去?是已經厭倦了自己了嗎?但困擾他的,又何止這份不安?如果最後只是分手那倒還好,至少自己還能在一旁看著火神和另一個人幸福快樂,但是連對方的音訊也沒有令他更擔心對方的安危,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就怕出火神了什麼意外這下就真的永遠分開了。

正在胡思亂想的黑子壓根兒沒發現正有人在按門鈴,更沒發現外面的人愈發焦躁,最後演變成擔憂的表情。來人轉身走向黑子家的後院,心虛的看一眼周遭後便助跑,兩三步便跳起,跳躍力強得讓他可以抓住牆壁翻過去,可惜在翻過去的同時,隔壁的小狗正好吠了一聲,便讓他失去了平衡往前跟大地之母來個親密接觸。

從後院傳來的轟巨響,讓黑子終於回過神來,隨意把差點止不住淚水擦走,靜靜的走向後院,在後院出現的人滿頭大汗,看起來就像剛跑完馬拉松般。「黑子你沒事吧?怎麼都不應門…」明明對方就只是喊出自己的名字,便已經讓他忍耐已久的淚奪眶而出,只能立即撲過去抱住了對方。

「欸?怎麼哭了?」被黑子的行動嚇了一跳的火神大我穩穩的接住了他,不知所措的問著,但懷中人沒有回應,只是有如抓著水中浮木般緊緊地抱住他,火神嘆了一口氣,輕輕撫摸懷中人水藍的髮絲,並且把懷抱收得更緊。良久,黑子把頭埋得更深,小聲的說:「只是一個噩夢而已…」

「我回了美國一躺。」待黑子冷靜下來後,兩人久違的面對面坐著,像是受不了沉默的氣氛,火神大我平靜的開口解釋自己這一星期的去向。在黑子那天的言語中得知他對籃球的重視僅次於他,也明白他對未來的擔憂和不安,思考了很久他終於想到一個雖然說不上是兩全其美,但也算是折衷的解決方法。

「我向我爸說清楚了我們的事,然後這是我爸寫給你的信。」然而,火神大我卻沒有跟黑子提及,為了讓父親理解他對這段感情有多認真,他除了必要的吃飯和如廁時間外,足足在父親書房外跪了三天,也是原本三天的行情延長到一星期的原因。黑子接過火神拿出的信,當中一張紙上是一行行英語,雖然他英語不好,但也大致看懂了當中的意思:


致黑子哲也先生,

說實話,即使在美國生活這個開放的地方生活了這麼多年,我還是不認為自己能夠接受同性戀這件事,我並不是說我抗拒,只是希望你理解,當其中一人是自己的兒子時,實在很難接受。亦正因為如此,我很驚訝大我這孩子為什麼會跟我坦白,他向來也是一個直率溫柔的孩子,考慮到他的性格他應該會感到難以開口才對,而這孩子卻在我門外跪了三天,只為了証明他並不是在開玩笑,於是我聽他說明了你們之間的一切。

我很驚訝大我跟我坦白的原因是你,而他亦說,他不是同性戀,只是因為對象是你,而你卻剛好是個男生。亦因為這樣,我更明白到這孩子非你不可,只要他幸福,那我就覺得足夠了。



而在信紙的底部,卻用一句日語寫著:「我家的大我就拜託你了。」黑子的手不自覺的抖著,為了制止想再一次湧出來的淚水,他翻開對折了的第二張紙,然而這張紙上的字,就真的讓他哭了出來,那是一封推薦信,推薦黑子去當邀請火神加入的球隊的助理。

「對不起,還有我回來了。」繞過餐桌,火神蹲下來抱著眼淚流個不停的黑子,輕輕的說了一句。感受著火神的體溫,還有那無比熟悉的擁抱,這一切都把他這一星期的不安完全擊碎,沒錯,火神大我消失了的夢就只是一個噩夢而已。




黑子的籃球 | 留言:0 | 引用:0 |
<<RG10 後記 | 主頁 | 1011火黑日 - 無題>>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