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爍海濤

星的囈語、海的細語

【七夕情人節】活動參賽文-【約會請小心有人會妒忌喔!】(女兒X嫉妒.安維爾斯)

好吧,如果說有人比安維爾斯更能當上鬼族大將嫉妒的話,我肯定那不會是布拉德而是我。
咳嗯,想當初就不應讓我的寶貝女兒跟安維爾斯這小子約會的!
要不是她苦苦求我,我才不會答應咧!

隨著這樣的想法,我的思緒回到了前幾天...
「吶......哥哥,後天我想出去玩,行嗎?」
「哦?你想去哪兒玩?要我陪你嗎?」

「不用了,後天是七夕,我想跟安維爾斯去約會~」
先不說看到她說到句尾時周遭飄出的桃心和小花,在聽到「安維爾斯哥哥」這幾個字時,
我所聽到的「啪!」一聲,肯定是理智斷線的聲音。

「去.約.會?」
我努力保持表情正常,以免嚇倒我的她,但還是免不了咬牙切齒的說著這三個字。
「對啊!哥哥你答應吧!我好久沒跟安維爾斯去約會了啊~」
好...才怪!雖然很想這樣說,但看著她一面期待(而且萌得要命)的表情,我怎麼能說出口呢?

所以,最終我還是答應讓我最最最最(下略1000個最)可愛的妹妹讓她七夕跟安維爾斯這小子去約會。
可是我就是怎樣都放心不下!對了!去搗亂就好了!
看著好因為著後天的約會做準備,我的腦中就已經形成了好幾套搗亂方案了。
哼哼!這次還不讓我的妹妹回到我的懷抱?

終於到了約會的當天了,我悄悄跟在她的後面,準備看著我的搗亂方案成功。
為了方便觀察(我死也不會說是偷聽),我一早便把達倫這廣播電台拖了出來了,
至於卡爾、布拉德、艾文和拉格納四個人,反正也沒影響,便由得他們跟著了。

喔喔喔!看著她換上我昨天費了一番唇舌才說服她穿上的衣服,我非常的高興,
男人一般都喜歡女生穿的嬌小可愛吧,我為她所選的,卻是全黑的、剪裁俐落的帥氣褲裝,
我想沒什麼人會喜歡跟打扮得很中性的女生約會吧!但我妹妹果然是穿什麼都好看啊......

咳!話扯遠了,先拉回來。
眼看安維爾斯一面凝重的看著她,我心想:這作戰應該成功了吧!

誰知廣播電台卻傳來讓我嗆個半死的說話:「你這樣穿比平時好看多了。」

我即時探頭一看,安維爾斯這小子居然略帶緋色的說著,而她居然開心的笑著!?
是他的審美眼光有問題嗎?這我居然沒考慮到!不要緊,還有好幾個搗亂方案!
只顧著下一個方案的我,絲毫沒有留意到身後傳來的細語聲:

「的確,相比粉紅色蕾絲泡泡裙,全黑褲裝反而沒那麼容易令人眼睛疲勞。」

穿過住宅區,跟著她和安維爾斯走到正舉辦七夕祭的大街上,
看著她因為人流太多而緊緊抓著安維爾斯的衣袖,我頓時無名火起!
死小子,讓我妹妹跟你約會都算了,你還敢讓她抓著你的衣袖!快給我放開啊!!
要不是艾文和拉格納拉著我,我已經走上前揍了他一頓了,哼,人是拉的住,可是別看小我的攻擊方式耶!
腳一踢,一顆小石子向著安維爾斯的手飛去,然後我很滿意的看著原本拉著我的兩個人一臉無奈。

當我想著這次還不成功時,她卻突然被人絆倒,安維爾斯為了扶住她,身子一轉,輕易閃過了小石子。
伴隨著一聲哀號,安維爾斯前面一個長得有礙觀瞻的愛國騎士被小石子直撃要害,
而我,則在卡爾的歡呼聲中,滿臉黑線的給了他幾個爆栗,
然後看著她臉紅紅的、安維爾斯一臉理所當然的手牽手走著。

明明知道喜歡上了這個男人,將來她會受到多少的排擠和歧視,為何仍要為他而付出呢?
我沒法去理解,但想到在之前,在無盡的戰爭之中,她依然是無悔的等著他,
就像是七夕傳說中的,那個努力編織彩雲,只為一年和夫君相會一次的天女。
正因為如此,我才妒忌著安維爾斯,明明不在她的身邊,卻理所當然的得到她的愛!

咳!話又扯遠了,再拉回來。
看著兩人離開大街,走向古樹區,我急急的跟上去。
躲在大樹上,暗暗想著接下來的最終作戰一定成功的我,低頭觀察著坐在古樹下野餐的兩個人。

安維爾斯正正有點面部抽搐,如臨大敵的看著便當盒。
呵呵呵,我昨天大清早就把她做便當的材料掉包了,換成了我們沒吃過的蘑菇,
這次蘑菇棕黑色的,應該是有毒的吧,這次你還不吃到肚子痛?

突然,樹下傳來鬆一口氣的聲音,我趕緊低頭一看,
安維爾斯竟然表情平平的吃著便當?轉頭一看,身後除了布拉德,其餘的人都是鐵青著臉的啊......
只見安維爾斯還是一面輕鬆平常的吃著便當,動作什至沒有一絲停頓猶豫,難不成他是吃不壞肚子的?
我困惑的看向布拉德,發現其餘三人也是驚疑不定的看著他。
在四個人的注視下,布拉德的臉微紅,頓了一下才說:「便當裡的蘑菇沒毒。」
其他人仿然大悟,我卻心裡一震,那種蘑菇居然沒毒?那麼哪一種才有毒啊?
在想問出口的同時,樹下的低語卻把我的專注力拉回去。

「你不應該等我的,你知道,你跟我一起的話,不會有人贊成的。」
「沒我介意不過,你知道的。」她這樣說著的同時,我驚覺這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溫柔的神情。
「但我介意,我不可能要你無了期的等。」

「安維爾斯,給我聽好。」
她伸手捧著他的臉,讓他正視著她。
「等你是我的決定,七夕的天女能只靠一個信念等著一年一次的相會,我信我也能。
 我就在這裡,看著你,等著你,你不用靠著以前的名號讓人認同你的存在,
 你只是安維爾斯,這樣就好。」
聽到這裡,我沒法再就服自己去破壞他們了。
我轉身,示意其他人一起離開。
我卻留在古樹區外圍,看著依偎在一起,看著七夕煙火的一對身影。

「我還以為你會想盡辦法去搗亂呢,想不到你居然會認同他。」
莉亞的聲音在身邊響起,但我卻沒有抬頭看她。
「這是她的決定,就算我想不認同,她也不會放棄吧。」
「看你這個表情,就像是被搶去了心愛玩具的孩子,真的和你半神的稱號不符啊。」
嘆了一口氣,莉亞的笑聲卻在身則傳來,我卻苦笑起來。
「果然當初就不應該幫你起這個名字啊,想不到你能這麼堅持呢.....『織』。」

「織」,七夕傳說中的天女-織女。
如果能為你所選定的牛郎而等的話,那麼我也不得不讓步了。
但是,我可不會對你的牛郎客氣喔!
給我好好等著吧,安維爾斯,要是你讓我妹妹哭了的話,我絕對會讓你知道誰是最厲害的嫉妒的!

完.
美眉夢工場 | 留言:0 | 引用:0 |

半神結局:【唯一的新娘】

小時候,差不多每個女孩都會跟哥哥、又或是爸爸說「我要當你的新娘」之類的。
我當然也不例外,但隨著年月過去,我漸漸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先不說哥哥是半神,而我是人類的問題,兄妹相戀,本身便已是教義中不能容許的事。
所以對哥哥的感情,我一直收在心底,不留露、也不告訴任何人。

但是,最近的事真的讓我很煩惱!
先是上星期難得跟哥哥去一趟咖啡店,看著手中朋友交給我的喜帖,哥哥突然的問了我一句:
「如果我跟你求婚,你會答應嗎?」
我記得是呆著了,好半晌才能回他一句:「你跟我求婚前先跟我說聲,我怕我會嚇呆。」
哥哥聽了,忍不住開始大笑起來,而我也笑了。
說實話,那一瞬我真的很想告訴哥哥,我會答應他的,只是,我沒能鼓起勇氣。

接下來的幾天,當我看見哥哥時,感覺都蠻尷尬的。
但看著他如常的笑臉,我又深怕一追問,現在的幸福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充滿陽光的早晨,每天起床後看到穿著圍裙做著早餐的他,還有那美味的菜,
這一切都是我現在能緊握的,有限期的幸福。
因為還有半個月,我便十八歲,要離開和哥哥一直生活的家了。

我在遙遠的大樹上,看著再一個朋友結婚,她幸福的笑容,令我十分羨慕。
即使我將來真的出嫁了,笑得再燦爛,但也不是最幸福的笑容吧。
「怎麼了?想嫁人啦?」
哥哥笑著躍上大樹,站在我的身側說著。
我看了他一眼,把差點溜出口的言語收回,默言不語。
新娘穿著宛如公主般的童話式婚紗,新郎換上英挻的軍服,看起來就是郎才女貌。

「你會想要,這種婚禮嗎?」
哥哥的聲音令我回頭,看著他如此認真的神情,我無法移開眼睛,
我想,當時我的臉一定很紅吧,但我只咬著唇搖頭。
「不能說出口。」我這樣的告訴自己。

近幾天,我發現別人看著哥哥的眼神有點不同了,多了種祝福的意味。
那種祝福的眼神,我見過太多了,即使不說,也能明白。

那是一種,對快要和女人求婚的男人的祝福。

原來,哥哥問我的問題,是因為要準備跟所愛的女孩求婚。
我早就知道和哥哥的分離是必然,但沒有預到那種痛會如此的強烈。
痛得我難以忍受,痛得我有如撕裂肺腑般。
哥哥,如果我告訴你,我愛你的話,你一定會困擾吧?

在我十八歲那天,我趁哥哥還沒起床,便收拾好行李,離開了家裡。
再看到哥哥的話,眼淚一定會奪眶而出吧。
完成了資格鑑定,莉亞大人說了什麼我都沒留意,只要想盡快離開月城。
我坐上馬車,看著窗外轉變的景色,和哥哥生活的一點一滴都浮上心頭:
最初牽著我的溫暖的手、因為我生病而擔心的臉孔、看到我高興而勾起的笑容。

有什麼溫熱的東西落在腳上了?眼睛怎麼也模糊了?
伸手往臉上一摸,才發現我早已淚流滿面,愈想擦掉淚水,卻流的愈兇。
我用斗篷蓋著自己,低下頭一直的哭。

馬車把我送到了城門,我的淚水也早已流乾了。
我回頭,再看了月城一眼,把這裡的一切都深深的烙在腦中,因為我踏出了城門,便不會再回來了。
「永別了,哥哥。」
不是再見而是永別,因為我不會再見哥哥了,他需要擺脫我,尋找自己的幸福。
我看著月城外的世界,踏出一步-

「......!!」
風聲夾雜著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使我猛然停下腳步。
我不敢回頭,生怕那只是自己的幻覺。
「為什麼要離開?」哥哥的聲音在身後傳來。
「這是必然的啊,哥哥也應該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我的聲音很淡,仿佛會被風所淹沒。

在一陣急速的腳步聲後,我猛然落入一個溫柔的懷抱。
「哥哥...?」
我不明所以,又因為哥哥抱的太緊而不能轉身,只是輕輕的喚著。
「你是因為我準備向人求婚而要走嗎?」
哥哥悶悶的說著,我頓了一下,搖搖頭。
「如果我說,我想向她求婚的人就是你,你能留下來嗎?」

我驚呆,用不知哪來的力氣掙脫了哥哥,怔怔的看著他。
哥哥像是怕我不相信般,直直的在我面前單膝跪下,拿著一個絲絨小盒子說:
「我最寶貝的妹妹,如今我們已經不再是兄妹,你能成為我唯一的新娘,而讓我成為你的新郎嗎?」

淚水再一次湧出我的眼睛,我撲進哥哥的懷抱中,但我揚起的笑靨,是我最幸福的一個笑容。

完.

後記:

S3有一部份人會知道某些情節是怎樣來的ww(我在這重申一次情節不等於現實!)
有關女兒和半神,我便會想到女兒其實會很介意「兄妹」或「父女」的這層關係吧?
所以這篇便繞著遲鈍的女兒不知道半神一直愛著她為題材了(茶
打完這篇我第一感覺便是「唯一的新娘」而不是「最幸福的笑容」,所以「唯一的新娘」便成了文題了。
美眉夢工場 | 留言:0 | 引用:0 |

法利安結局:【我知道有人在守護著我】

我看著面前的舞台,沒有以往表現前的緊張,反倒是一種釋然的感覺。
過去的我,因為猶豫不決而傷害到達倫哥哥,現在,我希望他,能夠理解我的決定,而且祝福我。
我沒有告訴法利安大人我的決定,因為我要賭一次,如果他真的是我的唯一,我便能不再猶豫。

法利安大人的溫柔,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拯救了我,同樣的,我也希望能拯救他。
我再一次踏出舞台,看著眼前的魔法師做的元素星光,感受著觀眾對我的歡呼,
因為法利安大人,我才能走出痛苦,得到現在的一切。
我用著全身的力氣,唱著鼓舞人心的歌曲,為觀眾帶來希望,正如他所為我做的一樣。

一曲既終,我看著走到舞台前的達倫哥哥,微微一笑。
來到演唱會的尾聲,是時候唱著最後的曲子。
「今天,我希望能為兩個人獻上一首歌。」
達倫哥哥的笑臉稍稍僵硬了一下,但我知道,他一定能理解的,因為他總會用心的聽著我唱歌。

「我要唱的是,Someone’s watching over me(有人在守護著我)。」

身後的樂手先是愣了愣,因為這首歌並不是預定的歌曲,但他們仍快速的調整樂器。
對不起,今天,我要任性一次。
聽著爵士鼓的打擊緩降成抒情,樂手撥弄著吉他,音色變得柔和,
電子琴旁彈出抒情的曲調,耳邊響起了我熟悉的旋律,也有台下的一陣陣喧嘩。
沒錯,我要把這首歌獻給愛著我的達倫哥哥和法利安大人,我要借這首歌,把我的心意傳出去。

我深呼吸了一下,悠悠的把心中所想的唱出。
「Found myself today, Oh I found myself and ran away (我今天逃開了所尋找到的自己)
Something pulled me back, The voice of reason I forgot I had (一個我已遺忘的理智聲音扯著我回去)
All I know is just you’re not here to say (我只知道,你不會留在這裡)
What you always used to say, But it’s written in the sky tonight(你起前常說的今晚卻寫在天空上) 」

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兩人的嗓音響遍整個舞台,沒有和音樂出現絲毫的不協調。
沒有過去唱歌時的激烈情感,反而是平靜的,但又複雜的。
觀眾們也沒有任何的聲音,那種靜謐的感覺,令我感受到自己的聲音不只傳到會場,更傳到人的心中。
達倫哥哥,對不起呢,我沒法接受你對我的感情,你能理解我的決定嗎?
法利安大人,我知道你在的,一直就在我的身邊注視著我,你能聽到我的心聲嗎?
一句又一句的唱著歌詞,湧上來的感情令我開始落淚。
台下的觀眾揮著手中的螢光捧,一時間,整個舞台就像身處於星海之中。

「Seen that ray of light, And it’s shining on my destiny, Shining all the time(一道光照亮我的命運,永遠都發著光)
 And I wont be afraid To follow everywhere it’s taking me(我將不會害怕,跟隨著它所引領我的方向)
 All I know is yesterday is gone (我只知道昨日已經過去)
 And right now I belong to this moment to my dreams(現在我屬於這瞬間,屬於我的夢) 」

我想起和法利安大人的每一段相處時光,還有他為我所做的一切,
當我最無助最痛苦時,是他告訴我無需為他人而活,是他把我由對自己的恐懼中拉出來。
我並不是奇蹟的歌姬,我只是我,單單這樣便已經足夠了。
因為即使我不是宿命之花,不是奇蹟歌姬,也總有人願意一直注視著我,
對吧?法利安大人。

「It doesn’t matter what people say, And it doesn’t matter how long it takes(他人的批評、無盡的等待也沒所謂)
 Believe in yourself and you’ll fly high (只要相信自己,便可以飛翔)
 And it only matters how true you are, Be true to yourself and follow your heart(只要肯定自己,隨著心而走) 」

現在,我已經找到了自己,也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了。
法利安大人,我最愛的你,我知道你一定能聽到,一定能感受到的。
你帶給我的希望,將會成為新生的我的一部份,支持我走下去,
所以我能如此盡情的歌唱著,能如此的活下去。
我唱著歌,漸漸走向舞台的最前面,在一片星光中傳遞著我的心聲。
我的淚水流得更兇了,歌聲也帶著哭音,但我沒有動搖,我知道,只有最真誠的歌聲才能感動人心。

我哭著,也笑著的把最後的一段歌詞唱出。
「Then I won’t give up , No I won’t break down (我不會放棄,也不會崩潰)
Sooner than it seems life turns around (生活會轉變得比想像中要快)
And I will be strong , Even if it all goes wrong(即使一切都變差,我仍然會堅強起來)
When I’m standing in the dark I’ll still believe (當我陷入黑暗中我依然相信)
Someone’s watching over(有人在注視著)
Someone’s watching over(有人在注視著)
Someone’s watching over me (有人在守護著我)

Someone’s watching over me (有人在守護著我) 」


在唱完最後一句歌詞的時候,整個會場的燈光突然消失,只剩下一片黑暗,
台下響起了一陣陣騷動,但我卻沒有絲毫驚慌,因為,我就一直在等待這一刻,
早在演唱會開始前,我便在燈光中做了點小手腳,因為我要睹一次。
我毫不猶豫,跑向台前,完全沒有考慮舞台有多高,我摔下去會受傷等的問題。

在舞台的燈光重開的那刻,我在眾目睽睽下跳出舞台,
在下墮的期間我看向達倫哥哥,他雖然面帶苦笑,但看著那種釋然的目光,我知道他已經明白了。
以他的聽力,一定知道我會跳出舞台,他沒有衝前,即是他也相信吧,我一定會沒事的。
我轉過頭勾起微笑,看著觀眾們呆呆的樣子,沒有任何的害怕。
因為我知道,即使在黑暗中,也有人注視著我,不論何時何地,總有人在守護著我。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我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真是的,你實在太亂來了。」
法利安大人穩穩的接著了我,看著我說著。
「因為我知道不論何時何地,你總會守護著我。」

「你真的不會後悔?」
法利安大人放下了我,認真的看著我的臉問著。
我笑著沒答話,只是吻著這個我此生最愛的唯一。

完.

後記:

對不起法利安大人我這篇來亂的了QAQ
因為我真的不想讓達倫失戀Q口Q所以便找這種低調的方式了,達倫你是紳士,一定會理解女兒的吧ww
這是唯一一篇有歌詞的,所以看起來應該蠻痛苦的...吧?
美眉夢工場 | 留言:0 | 引用:0 |

懶惰.貝露佩歐魯結局:【所謂愛】

愛是世上最純潔,但又最黑暗的感情。
人可以因為愛而重新振作,也可以因為愛而墮落。
愛的相反詞並不是恨,恨只是愛的一體兩面而已。
愛和恨是一體的,就等同人為了活下去(LIVE),可以成為惡魔(EVIL)。
所謂愛,就是最純粹的感情。

「奧貝絲荻安,我恨你。」
少女的嗓音,在廣大的殿堂之中迴響,有如一聲悶雷,敲醒了所有人。
除了安維爾斯外,少女是第一個穿越沼澤到這裡的人,但她見到鬼族女王時,第一句居然說恨她?
在殿堂的眾人不禁微微後退幾步,天知道貝露佩歐魯會不會誤殺無辜。
「住手,貝露佩歐魯。」
聽到奧貝絲荻安銀鈴般的嗓音,眾人鬆一口氣,卻又感到疑惑,到底她在想什麼?

「為什麼,你的蝴蝶是白色的呢?」
奧貝絲荻安由王座站起來,走到少女的身前,很感興趣的說著。
所以人都驚呆了,他們不是不知道奧貝絲荻安能看見人心底的心魔,
但眼前的少女所有的,不是屬於心魔的黑色蝴蝶,而是白色的?
少女沒有答話,只是向奧貝絲荻安伸出了一只手,
在殿堂內所有人的目光下,奧貝絲荻安握著了那只手。

柳影重重、繁花盛放,出現在奧貝絲荻安面前的是一個花園。
在一株月桂樹下,她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貝露佩歐魯。
那時的他比現在更有活力,整個人都發出光芒般。
一個小小的女孩由奧貝絲荻安身旁走過,跑到貝露佩歐魯面前,
雖然女孩仍充滿了稚氣,但在輪廓上,不難看出她將來便是那位少女。
奧貝絲荻安站在遙遠的地方,看著貝露佩歐魯彎下腰,笑著摸摸女孩的頭,牽著她的手離開。

周遭的景色一轉,來到一個宛如大殿的地方,在門外她再度看見女孩和貝露佩歐魯。
「又要離開了麼?」
女孩柔柔的聲音帶著一絲失落,低下頭說。
「因為要去救奧拉姐姐啊!」
貝露佩歐魯蹲下來正對女孩的面,伸手拍了拍女孩的頭說著。

聽到奧拉的名字,女孩臉上掛上憂心的神情,小聲的問:「奧拉姐姐會沒事嗎?」
「我可以跟你約定,她會平安的,而我也會很快回來。」
他微微一笑,伸出了小指,牽起女孩的小指打了個勾,女孩淺淺一笑,在大殿門外揮著手跟他說再見。
「貝露佩歐魯哥哥,我等你啊!」
在貝露佩歐魯的身影消失前,女孩鼓起勇氣的喊,看著對方回頭一笑,勾起了可人的笑靨。

接下來的事,奧貝絲荻安比誰都要清楚,貝露佩歐魯沒有回去,而是待在她的身邊

景色再度一轉,去了一個門框之前。
女孩已經長成了少女,在門框前等待著,喃喃著怎麼貝露佩歐魯哥哥還不回來。
「你知道嗎?聽說貝露佩歐魯被流放了!」
「什麼?他怎麼會這樣啊?他不是對女神們最忠誠的嗎?」
不遠處半神們的交談聲傳入了少女的耳,中令她如遭雷極般。
貝露佩歐魯...被流放了?
少女的整個世界仿如崩潰了,她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不知渡過了多少時間,少女在附近的半神的驚呼聲中,由眾神之境海茵婭德的邊界跳了出去。

奧貝絲荻安看著少女因為還是個不完全的神族,身體在光芒中退化,變回了一個嬰兒。
然後一個半神聽到了哭聲,抱走了嬰兒。
少女以侯補祭司的身份重新成長的一幕幕情景快速掠過,但奧貝絲荻安看到了少女所追求的一直都是他:

貝露佩歐魯。

對她的恨,便是源於對他的愛吧。
在少女的身上,奧貝絲荻安看到自己的影子,相似而又不相同。
相似的是她們樣因為愛而受傷,但不相同的是少女沒有恨過整個世界。

「原來如此。」奧貝絲荻安放開了少女的手,靜靜的說著。
「只要你能給我我想要的,我便能臣服於你。」
少女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著。

少女被鬼族女王封為「痴迷」,因為愛而痴心,因為愛而迷失。
據說她會化為絕色女人潛伏於月城,讓愛上她的人都自動投靠鬼族。
少女拒絕七罪的地位,不在月城的時間,只會安靜的留在貝露佩歐魯身邊。

貝露佩歐魯曾經問過一次奧貝絲荻安為何留下少女。
「愛是世上最最純潔,但又最黑暗的感情,人可以因為愛而重新振作,也可以因為愛而墮落。」
奧貝絲荻安這樣回答他。

所謂愛,就是如此純粹,如此可怕的感情。

完.

後記:

愛到底是什麼呢?小時候的我總是這樣的思考著。
直到長大了,真的愛過了,才發現愛不一定只有美好的一面。
愛可以拯救人,也可以傷害人,在我心中的貝露佩歐魯便是被愛所影響,而跟隨奧貝絲荻安的人吧。
所以這一篇,我讓女兒自小便等著貝露佩歐魯,因為他背叛眾神而恨著奧貝絲荻安,
但又因為貝露佩歐魯愛著奧貝絲荻安而甘願墮落。
愛得如此痴迷,這麼不能自拔,這就是所謂的盲目的愛情嗎?所謂愛到底是什麼?
美眉夢工場 | 留言:0 | 引用:0 |

饕餮.格萊塔結局:【生命的意義】

距離大戰結束,已經有好幾個月了,不論是那一方,都漸漸的回到了原有的生活。
在半神和莉亞的努力下,擺脫了心魔的人也逐漸融入了月城之中。
除了他-饕餮.格萊塔。
明明能夠回到故鄉,成為新任的叢林之王,但他卻偏偏沒有,獨自在古樹區中生活。

少女告別了與她一起到牧場當義工的銀髮及黑髮精靈,看著牧場風光明媚的景色微微嘆息。
牧場、布拉德、安維爾斯,這些都讓她想起八年間和鬼族的戰役,
還有他,饕餮.格萊塔。
想起和他的第一次見面,他是一只黑的的巨狼,但卻沒能使她感到害怕。
因為那雙眼睛下,帶著的並不是獸性,是另一種感情-的更深更濃的絕望。
那雙眼睛總是在她的腦中揮之不去,仿如一閉上眼,便能看見他慟哭的樣子。
到底是多大的痛苦,多深的悲傷才令他如此絕望?
她真的不懂,但又無法置之而不理。

「半神大人,你知道有關饕餮的事嗎?」
她所問的,當然不是那些應該知道的事情了。
鼓起勇氣,暗暗告訴自己不論半神會如何冷嘲熱諷都要忍下來,一定要問出個所以。
「你怎麼不去問安維爾斯?他們認識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了吧。」
半神笑而不語,悠閒的喝了幾口茶,好半晌才這樣說著。
少女一愣,想都不想現在已是晚上,拿上外套便走向古樹區。

夜晚的古樹區清涼潮濕,帶點靜寂的味道,不難想像到布拉德和饕餮會認為這裡是個安全區。
「布拉德?安維爾斯?」抱著一點希望,少女輕聲的喚著,但可惜,似乎這兩人都不在。
樹林中沒有任何動静,反而突顯了那一絲令人難以發現的呻吟。
這絲呻吟,就像是動物受傷的哀號,使少女沒有多想便向著樹林深處走去。
然而,眼前的景象使她無法再向前一步,亦不能發出任何一個音節。

廋弱的少年捲縮在大樹的樹洞之下,歇力的讓自己不向附近的動物移去,發出一聲聲呻吟。
那一瞬,少女好像明白了什麼。
他太善良了,善良得會把一切視為自己的過錯。
過了好一會,她確定自己已經能冷靜應對後,小心翼翼的向著樹洞走去。
少年一直繃緊的神經沒有絲毫放鬆,一感覺到少女的氣息便失控,化身為白色巨狼向少女撲去。

「那不是你的錯。」
強忍著手上被咬和摔在地上的疼痛,少女沒有揮開白狼,反而是溫柔的輕撫著牠的頭。
聽著她清麗的聲音,感受著柔柔的輕撫,白狼的身體一怔,馬上變身回廋弱的少年。

「對、對不起。」
看著少女手上的傷口,他深深的後悔著,因為他,又再一次有人受到傷害了。
他想起了那個因為自己而獻出了生命的女孩,對她的歉意,一直壓在他身上,令他無法原諒自己。

「格萊塔,你知道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嗎?」

豈料對方沒有他預想的尖叫、大罵,反倒是冷靜的包紮著傷口,淡淡的問道。
無視於他呆呆的目光,少女繼續說著:

「生命是一個循環,所以生命都有面對死亡的一天,差別只在於遲或早,
為了生存,生物會互相吞吃生物,這就是大自然的定律,我們無法改變。
但是在我們進食時,能夠將不同的生命合而為一,用生命延續生命。」

「一只手代表其他的生命,」少女伸出左手說著。
「一只手代表著我,」她抬頭,看著他的眼睛。
「將兩者合而為一,讓它們的生命在我們身體中延續下去。」少女雙手合十,動作就如向神明祈禱般。
「格萊塔,這,就是生命的意義。」
少女的背向著月亮,看起來就像身體泛著光的女神般,但真正拯救他的,是她溫柔的話語。

仿如有什麼在心底碎裂一樣,斗大的淚珠由格萊塔的眼中灑落,無法停止。
「逝去的生命我們無法挽回,但是我們可以讓它在身體中活下去。」
少女向前一步抱著慟哭的少年,喃喃的說著。
她感受著他抱緊她的力度,大把快把她壓傷,但她同時又釋然,因為只要還會哭,便沒有問題。

「能不能,陪我去看看她?」看著日出的光輝,格萊塔問著少女。
少女回眸一笑,接著他所伸出的手,。
明明少女的她的樣子完全沒有任何相同之處,但那個笑容,和他記憶中的的她一模一樣。
但同樣的,那個笑容都是如此的純粹,如此的燦爛,
燦爛得令他不想再放手了。

後來,人們偶爾會看見一頭白狼馱著一個少女,在山上、花海,叢林中自由自在的奔馳。
傳說,那位少女是叢林之王格萊塔的妻子,後世尊稱她為-「叢林聖女」。

完.

後記:

這篇要感謝在論壇放上洛克支線.饕餮前傳的那位,基本上整篇便是按饕餮前傳做背景的ww
因為自己而傷害了別人,對於饕餮來說,應該是個不可能磨滅的傷害吧。
能夠和女兒和他走和一起的,我相信是女兒溫柔的話語拯救了他。
其實對於饕餮來說,「那不是你的錯」應該會是他最想聽到的說話吧,
對於對那位少女的生命存有悔疚的他,應該要閒白生命是循環不息的,
所以,這篇的文題便是【生命的意義】。
饕餮.格萊塔結局:【生命的意義】
美眉夢工場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頁 |下一頁>>